| 人类学网站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在科技之外,开掘文化的力量-访庄孔韶教授

2010-02-24

在科技之外,开掘文化的力量-访庄孔韶教授

在科技之外,开掘文化的力量——访我国著名学者、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庄孔韶教授题记作为新中国首位民族学(人类学)博士以及该领域的领军人物,
西部时报20090818期
庄孔韶可以谈论的话题很多。从影视人类学、教育人类学、应用人类学到人类学的诗学与创作,他给读者呈现了一个丰富多彩的当代人类学的世界。在庄孔韶看来,文化相对主义理论是人类学科的基石。如果这个理论得到普及的话,世界将很多彩,也会很平静。【人物小语】

  从人类学的方法论基石之一——整体性来说,人类一半是生物特性,一半是文化特性。所以,各个地理区域在解决人类的难题的时候,从生物性的角度与文化性的角度共同找到能够异曲同工的方式或方法,这无论在学理上,还是对促进社会的发展,都是非常有益处的。人类学的田野工作最终要找到的是文化的哲学根基。从一个族群的社会问题开始,以最终的文化行动结束,这就是进入当代社会的人类学的价值。【人物档案】

  庄孔韶,新中国首位民族学(人类学)博士。现任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师从我国著名人类学社会学泰斗林耀华先生。1989年,出版中国第一部教育人类学专著《教育人类学》,从人类学角度深度探讨了中国教育所面临的问题。相关论文集成为东亚和东南亚教育研究——大陆地区的代表作品。2002年,主编中国大陆人类学教科书《人类学通论》和《人类学概论》,并首次添加影视教材部分,进入大学教材改革实践的前列,系中国大陆颇具影响力的人类学教科书。

  2000年出版的作品《银翅——中国的地方文化与文化变迁》,被誉为近30年来关于汉人社会研究的不可多得的本土人类学著作之一。在《银翅》一书中,他提出了反观法和文化直觉论的新思想,在学术界引发一系列在田野人类学基础上的新思考。同时,他带头推动田野回访调研,10年间将更多中青年学者导入其间,形成一次重要的学术浪潮。他的食品人类学论文《新疆街的时空变迁》同时发表中英文文本,被选入世界区域性食品人类学论集——展示此类研究的中国地区经验成果。

  与持有价值中立态度的学者不同,庄孔韶始终保持着对中国国运民生的深切关注与体察。10余年间,他先后主持了长江三峡民族民俗文化遗产保护规划、戒毒禁毒和艾滋病防治、临终关怀、农村教育变革等一系列社会重大问题的项目研究,并取得令人瞩目的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从1989年开始的文字与影视双向作品实验以及更广泛的文化多样性表现实践,到1995年在北大人类学高级研讨会上提倡的“不浪费人类学”,反映了庄孔韶多年来坚持以各种方式向广大民众展现人类学研究成果和理念的努力。他完成了摄影民族志多部,在美国华盛顿州举办了中美文化个人摄影展,受到好评。他出版了人类学现代诗集《情人节》和《北美花间》,以履行所倡导的“进一步的文化的体验”的学术实践活动。他的人类学现代诗被当代美国最富创造力的九大诗人之一——麦克修女士(Heather Mchugh)赞誉为:“这里可以找到许多美好的瞬间,整体从容且流畅,带有几分玄想,具有诱人的敏感。诗作的基调和手法使人联想起印度诗人卡比尔的诗译作和日本诗人高桥的作品。”他所拍摄的反映汉人社会民俗的《端午节》曾获1992年玛格丽特·米德电影节入围奖;拍摄的反映民间戒毒模式的《虎日》,则获2005年第16届国际公共卫生大会暨电影节特别提名奖,并荣获中英艾滋病防治项目亚洲地区最佳实践褒奖。 ■本报记者 李盎/图文

  记者:庄教授,您好。云南昆明召开的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世界大会新近落下帷幕。在此次大会上,影视人类学影展取得了骄人的成绩。作为本届影展的中方主席,请您简单介绍一下情况。

  庄孔韶:本次影展可以说规模空前,是全球影视人类学的豪华盛宴。我们总共面向全球征集到人类学民族学影片362部(收录200部影视作品的电影节已经是大型电影节了)。从作品内容来看,充分展示了世界各国丰富的民风民俗,具有较高的学术水平。我们在今年早些时候邀请世界各地影视人类学、公共传媒、影视艺术、纪录片制作等领域的权威专家进行评选,最终精选出23部影视作品在大会期间展映。本届世界大会影视展映的主题是文化多样性,我们编辑的电影节画册《文化之眸》的“眸”字,就是用不同族群人们的眼睛透过摄影机镜头展现全球化、现代化的大背景下教育、法律、宗教、民间技艺、少数民族生活变迁等多种文化现象。其中许多作品是在长期的田野调查基础上拍摄完成的。在入围的23部作品中,有15部中国导演拍摄的作品,可以说占了总数的2/3强。最后,我们选出了6部优秀获奖影片和17部提名奖影片,在闭幕式上举行了隆重的授奖仪式。

  记者:关于影视人类学,您可不可以简要地“科普”一下。

  庄孔韶:影视人类学是人类学的分支学科,建立在人类学与电影摄制两者结合的基础上,是以影像和影视手段实现人类学的观察原理,记录、展示和诠释一个族群的文化或尝试建立比较文化的一门学问。在摄影机发明后不久,电影就被人用来记录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它的这种强大的记录功能一下子就被一些探险家、考古学家和人类学家发现。于是,镜头充当了描述记录的工具,用影像来描述不同人的行为方式,记录这些“可视的”社会生活方式成为了学术研究的一种有益的补充。直观、独特的图像和影视不仅能向公众传达人类学的理念和研究成果,也为人类学进入公共话语空间提供了一条捷径。当今世界已经步入数字化、信息化时代,数字技术、多媒体技术和网络技术等手段改变和扩展了人们的视听方式,深刻影响着当代社会和学术研究。影视人类学的发展,将为多元文化理解乃至多元文化展示与重建工作作出重大贡献。

  记者:有媒体报道,来自中国的大量影片也折射了人类学影像本身的诸多难题。比如很多人感慨,参加本次影展的近一半影片都是自费筹拍、独立制作的,没有任何经费支持,更没有任何“销售”渠道。甚至在世界大会的影视专题会议上,有人在探讨人类学影像与市场化的问题。对此,您如何看待?

  庄孔韶:对于当今世界,有无数人用笔描述,也有无数人用镜头记录。然而,仅仅描写和拍摄人类生活情感的努力是不够的。本次大会6个获优秀奖的影片之一的《生活在金三角的人们》,是云南导演王艺忠拍摄的。影片所展示的人文精神与记录勇气都是惊人的,它促使人们深刻思索毒品对人类的危害,思索人与自然、与社会、与政治之间的复杂关系。当然,人类学的寓意包含其间。这部作品,他是自掏腰包拍摄的。然而,不管是自掏腰包,还是有资金支持,我们必须思考摄制的专业化问题。如果拍摄以禁毒戒毒为主题,需要准备的知识包括生物人类学、社会组织与精神文化的理论;如果拍摄以中国养老为主题,需要准备老年学知识;如果拍摄以文化遗产保护为主题,则需要了解博物馆人类学和考古学知识。你看,法国学者范华的作品《韩信复仇记》就需要深厚的汉学、道教与民俗学知识。

  影视人类学作为一门人类学的分支学科,首先是学术研究的一部分,它不能走市场化的道路。如此多的人类学影像摄制者不能走独木桥,而是需要在学习人类学基本理论的基础上走专业化的道路,即每个人都应该学习专业知识,在不同的专业领域发展。例如现在的世界公共卫生大会就有专业的纪录片电影节,它吸引了许多独立制片人走专业化的道路,在为世界各地的公益事业作贡献的同时,也得到充足的资金支持。当一个人类学影像摄制者觉得自己在文化遗产保护、考古、历史、医学与公共卫生等领域的题材拍摄深入不下去的时候,就是你需要专业化的时候。对于各地的独立制片人来说,需要从仅仅停留在对人类社会的一般性和普世性的理解上,转入到更为专业化的人类学影像拍摄上来。我的建议是,制作者应该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拍出独一无二的人类学影像作品。我从来不主张影视人类学与市场对应,而是说制作者在拍摄与受众之间是否能找到“积极的互动”关系。如果找到了,人类学影视作品的光明前途才能呈现。

  记者:谈到影视人类学,就不得不提您的两部作品《端午节》和《虎日》。如果说前者展示的是一种民俗文化纪录成果,那么后者绝对是 “一次文化和方法论的胜利”。拍摄《虎日》基于一种怎样的思路?

  庄孔韶:人类学田野工作的重要发现是,人类的文化资产是中性的。既然如此,我们可以用选择和激活一些几近凝固了的、古老民俗传统的方法解决当代令人困扰的社会问题。这不是没有可能的。这样,我们人类学的研究,便既能保持象牙塔里的一些研究的成分,同时又能在适当的时候从象牙塔里走出来,走入现实社会,用人类学理论直接解决一些社会问题,特别是一些目前全世界都备受困扰的问题,如吸毒和艾滋病。

  记者:据了解,“虎日模式”目前是亚洲地区最成功的戒毒实践之一。《虎日》似乎在向人们揭示一种文化的力量,即关注一个族群的社会问题需要考虑文化多样性的出发点这样一个命题。

  庄孔韶:在理论上,以前在研究戒毒的时候,很少有人关注人类动用传统文化资本来解决现代社会问题的思路,普遍采用的方法是运用科学主义的药品原理抑制毒品对人类肌体造成的生物成瘾性。这么做是相当有效果的,但其基本原理的出发点却忽视了人性与文化方面的因素。要想从根本上解决吸毒以及相关的艾滋病防治问题,应该从对行为本身的关注与仅仅关注于人类生物性肌体的科学研究上分出力量,转向研究吸毒行为发生的文化情境、意义和规则上。我认为,作为一个多元思想影响的社会,面临艾滋病防治与戒毒的课题时,不仅需要调动医学的、科技的力量,而且必须有社会的、文化的诸种合力,才能有效地解决问题。一位美国学者告诉我,虽然“虎日模式”对美国的吸毒者没有直接的作用,但他们学到一种思想,可以到各个地方去转换,即寻找本土文化的力量。据我所知,后来也有一些其他的运用地方性文化的戒毒尝试。事实上,人类学家一般不像医生,一定用科学的方法去诊治艾滋病人(吸毒者),而是发现用民间文化的力量(如道德、信仰、习惯法和家族组织等)去抑制和战胜生物性的疾病以及唤起人类强大毅力的文化性。因此,我们的田野工作最终要找到的是文化的哲学根基。从一个族群的社会问题开始,以最终的文化行动结束,这就是进入当代社会的人类学的价值。

  记者:我注意到,因为曾有12年的教学经历,所以您进入人类学领域后,早期关注的是中国教育。据悉大陆第一本关于教育人类学的书籍是您写的。

  庄孔韶:过去教育研究很少有人类学的方向,多是从教育心理学和比较教育学角度出发。但中国早期教育家庄泽宣的著作明显受到国学和人类学的双重影响,把中国传统教育思想与现代教育连接起来作比较教育研究,促使我用人类学的新的切人点看待中国的教育过程。1989年,我出了第一本《教育人类学》,在书中探讨了儿童教育、正规教育、民俗教育等方面的问题,用人类学的理论与方法考察中国教育的社会文化关联,并提出批评和建议。可以说这是中国第一部教育人类学的专著。现在,我的学生有人继续朝教育人类学这个方向努力,正在探讨教育的应然和实然的问题,可以说这是教育人类学田野研究的主要观察点之一。

  记者:作为一名创新精神的推崇者,您在担任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系主任期间便身体力行,力推大学教育改革。请谈谈您的感受。

  庄孔韶:学习如果是重复性的、仿效性的,就不是真正的教育,只有产生新思想的教育才是成功的教育。大学理应是产生新思想的地方,但是我们看到,即便到了研究生阶段同样有重复的、仿效性的状态,绝对缺少创造性。为什么呢?人类学强调平等,实际上中国的传统,师生是不平等的,太讲师道尊严,那就是“我说了,你就背”,背十遍百遍,这种办法既不经济又害人。所以害人,是因为难出新思想。那么,想有一些新思想的人呢,就要碰壁。正是这种教育体制,从古到今,严重地压抑了个人的智慧与创新的勇气。而且中国大学注入式的教学模式,极不利于学生把知识转化为智慧。把知识转化为智慧很重要,这样,遇到问题时,你就会保持自己的独立性和批判性,而且会触类旁通,不断地孕育和产生新思想。长久以来被大家所诟病的抄袭和剽窃现象,其实也是重复性的不劳而获行为的表现。

  记者:近年来您好像把很多精力放在了应用人类学方面。请谈谈您的初衷。

  庄孔韶:人类学除了要有书斋的研究、学理的研究外,必须有外在的应用研究。人类学的社会研究有两种态度,一种叫价值中立,一种叫价值介入。有一些学者,我们可以看出来,他采取的是价值中立的态度。但现在社会的很多的事情都要有一个价值判断。比如说有一个国外影视人类学家,她在南美作水库移民的研究。她本来可以采取一个价值中立的态度,做一个很好的论文。但是后来她发现在水库移民的过程中地方政府和工程技术人员都忽略了移民的利益,因此她决定介入,穿梭在政府、工程技术人员和移民之间。最后,她的作品反映了移民的疾苦,帮助政府和工程技术人员转变了态度,也为移民谋到了利益。就这个问题来讲,我本人也赞成价值介入的态度,这样才能实现人类学研究的社会责任。

  记者:近几年您在应用人类学方面主持过哪些重大项目?

  庄孔韶:我可以简单说几个。1995年~1997年,主持国务院重大项目——长江三峡工程淹没及迁建区民族民俗文物保护规划;2001年~2002年,主持中英性病艾滋病防治合作项目——毒品与艾滋病民间防范模式的纪录片示范活动 (以云南小凉山为例);2004年~2006年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人类学社会学切入临终关怀研究的综合成果;2007年~2009年,主持教育部重点课题——中国农村教育变革的人类学评估研究;2009年,主持国务院扶贫办与亚洲开发银行合作项目——NGO在汶川地震灾后重建中的作用及其实现途径研究。

  记者:看来人类学并非是一门虚无缥缈的学问,体现了很多现实关怀。为什么有人提出,人类学有时很尴尬,只能提出问题,不能解决问题?

  庄孔韶:社会学要关注和解决社会问题,但有的时候人类学并不一定解决一个社会问题,而是为了寻找一个社会问题的文化根源。比如艾滋病,除了医生、公共卫生的人去研究,人类学家也卷入了全球性的研究。社会学家是从社会问题去考虑的,比如艾滋病是不是色情业问题以及什么阶层的人容易得艾滋病。而人类学家考虑的是寻找文化的根基。当我们发现了文化多样性的特征,我们总是可以和公共卫生专家一起讨论不同的健康教育与防治干预对策,而不是一刀切的办法。这就是人类学的意义。人类学并不尴尬,而是“声称”人类学的人尴尬。

  记者:持续多年的巨大社会变故助长了文化虚无主义,这是否有碍于人们认识和了解人类学学科及其对社会发展的重要作用?

  庄孔韶:人类学像其他人文社会学科一样,在主要的方面发挥着长期地提高国民文化观察素质和用文化的透镜认识社会的重要作用。如果我们无法认识到这一点,动辄以市场经济下的适者生存、自救,或者等待“宠幸”的思想对待人类学和其他人文社会学科,只能给21世纪提高国民文化精神的愿望拖后腿。目前关于人类学,大家关心的有两个问题。一个是学科地位的提升,你知道,现在它仍被列为二级学科;另一个是学科知识的普及。普及人类学知识很重要。比如说,现在有几个中国企业对外国企业完成了收购,我们预测最后很多都会失败。为什么?因为中国企业很多没有完成对收购企业所在国家民俗习惯、社会文化的研究。如果人类学这个学科不普及的话,人们根本无法预料到这样的事情,而这样的事情却是在现实生活中真实发生着的。

  记者:除了学者的身份,听说您还是一位浪漫主义诗人。在课外师生交流座谈会上,您有一个经典的专题——人类学的诗学与创作。很有意思。诗学与人类学相关吗?

  庄孔韶:为了抒发情感,并有效地传达用论文、论著无法涵盖的主体性感觉、想像等田野工作体验,不同时代都有人类学家写诗。人类学诗与一般诗作的不同之处在于:人类学诗更善于汲取他人的经验,或将自己的文化与他文化并置,以达到跨文化展示、沟通的目的。人类学诗的主旨是以诗的形式展示跨文化主题或人类学信息,其最高理想是用人类共通的诗的语言反映经过提炼的、源于田野经历的体验。主流人类学一向认为,诗只是一种旁白,一种消遣,或是田野工作中的一种意外收获,它属于文学范畴。人类学家萨皮尔、劳伦·艾斯利和本尼迪克特等人的诗作多在非人类学刊物上发表。现在,我的一些学生诗写得也很好,经常在一些比较知名的诗刊上发表。我们的人类学诗作在文化多样性的时代,其意义在于获得不同族群与文化间“体验的体验“的理解与情感抒发。这大概是与文学诗人最大的不同点。

  记者:最后,请问什么是“不浪费人类学”?

  庄孔韶:“不浪费人类学”就是说,除了正规的学术理论,我们还可以以多种方式展现人类学的研究成果给广大民众。比如诗、散文、对话、民族志、小说等,当然也包括摄影、摄像。对于深刻理解一个族群的文化,单靠论文是不够的,多元观察与多元方法运用可以更好地实现对区域文化理解的“综观”。

虎日模式

彝族历法中的“虎日”,是举行战争或者集体军事行动的日子。

  自1994年海洛因在云南省宁蒗县跑马坪乡首次被发现以来,毒品开始泛滥。至1999年初,全乡共有吸毒人员86人,其中,仅沙力坪村的嘉日家支就有22人。

  1999年1月,嘉日家支首次在虎日举行禁毒宣战仪式,同时采取有关措施以隔绝毒品。4年以后,原22名吸毒人员中,2人死亡,6人复吸,14人戒毒成功,成功率达64%。1999年禁毒仪式举行以后,该家支没有新增1名吸毒人员。2002年再次举行虎日禁毒仪式。到2003年6月,参加这次虎日仪式的16人中,有2人复吸,其余14人目前都已融入正常生活。

  庄孔韶和他的学生跟踪拍摄了2002年虎日戒毒盟誓仪式的全过程,并参与了在更广大地区的推广工作。其重要学术意义是:其一,以人类学的整体论原则出发,总结出以文化的力量同样可以战胜人类生物性的成瘾性,这与以科学的方法论的戒毒成果异曲同工。这显然是发现不同方法论解决人类难题的重要成果。其二,把学院派的传统研究直接转向应用,拍摄纪录片也直接用于示范和指导,也使影视人类学的拍摄和制作直接进入应用性的实践方向。
穿梭于学术研究与应用实践之间——庄孔韶教授访谈录
在科技之外,开掘文化的力量-访庄孔韶教授
当代文化人类学的世界:从影视片《虎日》谈起
[庄孔韶]从人类学的田野关注谈起
“蝗虫”法与“鼹鼠”法-人类学及其相关学科的研究取向评论
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庄孔韶教授介绍
评《時空穿行——中國鄉村人類學世紀回訪》
庄孔韶教授当选为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会副会长
中国乡村人类学的研究进程(农民社会的认识之一)

人类学网站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