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家族与人生》读后

2005-05-28

《家族与人生》读后----爱伦

  1988年,庄孔韶作为中国第一个人类学博士毕业,获首届香港霍英东(社会学类)教育研究基金,后赴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作访问研究,其间主要进行人类学著作《金翼》的接续研究,《银翅》于1996年由台湾桂冠书局出版,引起学界的极大关注。

  到美国后,庄孔韶住在了华盛顿州有名的詹森家族的山岳别墅,一住就是四年。詹森家族在华盛顿州的开发史上举足轻重,他们先辈的业绩在许多文献中有记录。詹森太太是该家族目前最年长者,已70多岁,喜欢打网球,关注社区文化事业,也密切关注自己家族的发展史。清晨,詹森太太常与孔韶坐在她房后草坪的休闲桌椅边,沏两杯早茶,望着静静的华盛顿湖,谈有着数百年历史的詹森家族,谈人生;夜间,他们也常在客厅品味着咖啡或葡萄酒,谈新发现的家族史史料,或中美文化异同等话题。灯光映在窗外皮泽特湾的水面上,直到深夜才熄去…… 这就是《家族与人生--湖边夜话》的由来,也是其讲述的故事。说它是故事,是因为它实在引人入胜。庄孔韶不仅用对话的形式娓娓道来,讲詹森家族的故事,而且讲他乘直升飞机观察圣海伦火山活动火山口的冒险经历,讲他夜访"大麻族"的刺激,讲他与华裔历史学者莉亚和人类学博士希拉在唐人街的中国餐馆,在詹森家,在皮泽特湾的游艇上,探讨饮食、教育和人生哲学等问题。字里行间,处处散发着淡淡的咖啡香和浓浓的诗意。

  但庄孔韶又不是文学家在讲故事。《家族与人生》的文化蕴涵是极为丰富的,它糅合了多种社会文化理论,用通俗民族志的形式,通过美国西部社会发展个案的展示和分析,探讨了教育人类学、人生哲学、族群意识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在《家族与人生》中,我们看到了凝结在活生生的人物中的美国西部精神--詹森家族早期创业者托姆、沃尔夫等人那种自律、自信和勇于实现的秉性及超凡的判断力,看到了迥异于中国的儿童教养方式,看到了经济开发过程中的生态破坏、人们日益增强的环境意识,也看到了家族祖先遗产承继过程中后辈采纳的不同生活态度。

  最后,《家族与人生》以童话故事收尾,归结了作者的人生哲学考虑:

  "没想到詹森家族在美国西部开发中坚毅、自信和成功的社会实践记述,却以人文关怀的童话世界告终。托姆和沃尔夫在密执安和华盛顿砍伐的无数树木又重新种上了,他们帮助开辟的这个小花园还要邀请他们回来看看。这小花园好像是高速公路旁边设立的休息站,它们是为了所有急匆匆的赶路人准备的。让他们在疲惫之时下车休息一下,等他们的心平静下来再出发。 这个小花园是所有人追求卓越的起点,也应是他们的最终归宿。"

  可以说《家族与人生》是庄孔韶"无心插柳"的结果,但因而也成为中国人写美国家族历史与生活的首创,成为人类学,近代史和文学界最有韵味的一部作品。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

 

庄孔韶,人类学,人类学家,人类学者,文化人类学,《自我与临摹》与人类学入诗
| 人类学网站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自我与临摹》与人类学入诗

2005-05-28

找寻逝去的情感 ----《自我与临摹》与人类学入诗 爱伦

  科学的发现及其在人类历史上的巨大进展彻底改变了人类的命运,它成了人们生活追求的惟一目的,宗教、伦理、文学、艺术等逐渐萎缩,退到了生活的边缘。相关的从业者要么在社会的边缘艰难生存,要么迎合世俗,制造出快餐式的搞笑文化,供"抢时间活着"的人们一次性享用。这是一个不信任感觉和忽视情感的时代。 以"人的科学研究"为己任的人类学者也不需要情感。为了使自己的作品有权威性,免遭"主观"、"不科学"的诟语,他们尽量在调查和写作过程中过滤掉自己的情感,也不去关心被调查者的内心世界。面对生命之树,他们象解剖学者一样切割出自己需要的木料,回来后构建出自己的理论大厦,然后自信地宣布:"这就是我眼中的树!" 然而生命已死。
作为人类学者的庄孔韶捡回了自己田野过程中的生命和文化体验,并凝练为《自我与临摹》,成为中国第一部人类学诗集。正如书名所揭示的,他不仅表达自己的情感,也临摹别人的,这是人类学经验给庄孔韶带来的丰富的诗学资源。诗集分两篇,上篇《北美花间》是自我,下篇《情人节》是临摹。

  人类学诗与一般诗作的区别在于,人类学者能够汲取他人的经验,尝试重拟被观察者的文化思维和行为模式,或将自己的文化与他文化在诗歌中并置,以达到跨文化展示、沟通的目的。在《情人节》中,将中美文化现象并置,反映诗人的跨文化体悟,是一个显著的主题。《松鼠和乌鸦》、《伯克博物馆咖啡店》、《堪萨斯的龙卷风》、《情人节的中国人》、《河水与湖泊》等都是这样的作品。《情人节的中国人》显然反映了一次成功的跨文化解读。而由于误读,《堪萨斯的龙卷风》中"清秀的中国北方佬"给美国女友的珍贵礼品,却造成了触目惊心的视觉效果:"他悄悄在衣箱里放进一只/惹人爱的中国漆器/黑亮的漆画上/两只猩红的蝙蝠在飞翔"

  人类学诗的优势并不限于情感临摹。庄孔韶认为,抒情方式或直白或含蓄,都是人性尽情抒发的文化展示。在《情人节》中,他有时借用类民歌的、叙事的、鲜明对应或排列的句式,或作直率抒情,或逐段押韵,"复活"旧日的自由体诗,以尝试情感抒发之"文化临摹"。这使得《情人节》的手法多变。

  与《情人节》迥异,《北美花间》的诗句或平直或婉曲,或析出或直觉,重节奏而轻韵脚,是庄孔韶本人诗作风格的自我呈现。其主题有花草、节气和节庆,以及在福建、云南、新疆和美国等地经历中的感悟。

  花草历来是中国文人抒发情感、寄托情怀的对象,各种花也形成了特定的文化含义,庄孔韶在重新阐释时注意到了其在特定文化中的表达,如西方人称水仙为"一张白纸",以及欧阳修对牡丹"姚黄魏紫开次第,不觉成恨俱零雕"的诗句等。但他更多地是站在一边,看《水仙》"在绿湖边/随风声婆娑起舞",听《勿忘我》"挺着胸叽叽喳喳/或者神秘地/对你耳语",捧起双手,触摸"布谷鸟来时",飘下的"彩色花瓣"(《杜鹃花王》),或"轻轻把风干的鳞片加冰糖/让小火煨上片刻",使"甜美便溶解/开始渗入江浙人的心肺"(《百合》)。面对灿然自足的生命,诗人参与观察者的姿态,一定是其人类学训练的结果,他让我们真切地听到了生命的呼吸,体验到了美好事物渗入我们感官的一瞬。

  描写节庆和节气的诗以地方民俗文化为铺垫,显得意味深长。《端午》用简练的诗句,介绍了节日的起源:"麻公说/是我告诉人们/祭奠屈原/起初是为了/欢娱河的精灵",并注意到节令带来的人们的生态适应:"三杯一过/何处还有愁/问太太/哪个是我的衣箱?"《春节》有地方婚礼日期选定和陈靖姑信仰关系的描述:"媒人掐算/正月初五晚霞时/遇吉日良辰/还有母亲的叮嘱/万不能错过十七岁/这里没有政客做家长/是美丽的女神/在元宵灯下微笑"。

  在另外的一些诗篇中,我较喜欢浅显《斯蒂姆森太太,你好》。诗人向一位中国老奶奶讲述斯蒂姆森太太的故事:"早上她打网球/穿漂白色超短裙/下午处理公司信函/她是主席/……/在一次午餐会/单身的女士/幸会旧日的十六位男友之一/老吉姆/总是午夜送她回家/……/嘴里哼着/五十年前的悉尼情歌/不信我有照片为证/听我讲的中国老奶奶/笑了笑/搂着孙儿睡着了"。 读完该诗,我也笑了,为诗人用近乎童话的语言为我们展示了巨大的文化差异。 作为美国摄影家协会终身会员的庄孔韶确实在诗中配了不少相宜的照片,包括斯蒂姆森太太的。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