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庄孔韶"不浪费的人类学"思想与实践

2005-05-28

作者:稚桐

  近日《"独行者"人类学随想丛书》与读者见面了,这可称庄先生"不浪费的人类学"思想集大成之作。庄先生首次以人类学诗、文学人类学、影视人类学的形式,在跨文化人观下尝试不同种族人性、人格的比较、勾连与透视。
《自我与临摹--客居诗选》携映出作者在访居美国期间文化领略的心历:感受文化差异与怀乡;感受文化相通与思考。而将发现文化差异和透视不同族群中人的本质,作为诗比兴的铺垫,正是人类学入诗的基本点。人类学诗正是以文化相对观达到雅俗共赏的。

  由此主题,观感文化差别与思乡的诗如《青鱼》、《中秋》、《杜鹃花王》、《伯克博物馆咖啡店》、《墓地》、《隐喻的故事》、《致乔伊斯》、《斯蒂姆森太太,你好》等;表达文化互通的喜悦与思索的诗如《山茶》、《银杏》、《百合》、《松鼠与乌鸦》、〈春节〉、《婚礼随笔》、《堪萨斯的龙卷风、》、《人的进化》、《我们是智者》等。

  第一类具体象《杜鹃花王》所抒:"布谷鸟叫时/这里找不到殷红/西雅图人和中国仙士/一同。。。为HUSKY(橄榄球队名称)助威/。。。蔚蓝的快感/还有滴血的悲伤/是怒江的花王给的/。。。布谷鸟来时/请你捧起双手/会有彩色花瓣飘下",描写作者在异文化中的缺憾之感。又象《伯克博物馆咖啡店》即景:"校园一家小店门前/我闻到"拉泰"的味道/中国的普洱茶莫非不诱人/只是她没有来/;我独自坐在圆桌边/仍浓郁的香气飘散/弦乐和咖啡有何相干/只是他没有来"。诗的背景是依中国大陆习俗,约会者在店门外等人;而按美国人习惯,先到者可进坐边饮边等,于是中国青年和美国姑娘的约会便错过了。这是典型的比较人类学诗作。还如《墓地》感想:"奥罗拉大道的驾车人/。。。可以左边浏览花木环绕的住屋/还有右边/一片不设围墙的青草墓地"。它与其另一首诗《清明》作比,即可看出文化的相异:"姓氏的魂灵列队等候在远离炊烟的山腰树下/。。。每年只有一次剪除荆草/再也没有一个人来到这里/;城里人用花岗岩垒砌的围墙分隔了阴阳。。。"。的确,华人世界的阴阳划分很清,而西方市区的墓地如同那里的社区公园、大学校园,是敞开的。诗人细致的对比观察,兴许能引起读者更宽泛的文化思绪。
第二类象《春节》书轶:"清代咸丰年/或者更早/传教士带来一只/番鸭母本/孕妇先尝过/再上除夕晚宴",告知北京烤鸭源于轩辕之外;另如叙事诗〈婚礼随笔〉的壮阔之举:"新郎布鲁诺/来自意大利/一个移民家族/他衷心的爱恋/。。。悄悄然/把异文化的灵气/输入一个/如流水般的族体/。。。呵,不可忘怀/基督堂内/请来了/天主教神甫/。。。祝福/永远是一样的/新人的角色/但愿/只有一回/。。。人类无不有/同样的心境/一切圣事/须祈求/圆满和吉利/。。。习以为常的/古旧传统/仍是人类/生活的根基/因为/从第二个礼拜日/新婚妻子/。。。要改在天主堂/做弥撒的礼仪"。。。亦如《堪萨斯的龙卷风》记实:"堪萨斯的龙卷风/把灰眼睛的姑娘/带到大漠边/那是中国的边塞/妇人说/她的皮肤多白暂/男人道/上帝创造了另一种美感/。。。不是健壮的西部牛仔/一位清秀的中国北方佬/填补了她孤寂的心/。。。勿忘如寡居的妻子/又不想见到失神的灰眼睛/他悄悄在衣箱里放进一只/惹人爱的中国漆瓶/黑亮的漆画上/两只猩红的蝙蝠在飞翔"。可见,人间对好的事物的吸纳、对爱的追求、对美的赏阅,对欢合、悲离的安排与理解都是类同的。

  在写作方法上,正如诗集所分,为两大部分:

  上篇《北美花间》映衬出作者对他文化的客位感受和己文化的主位体验,是在保持诗的民族志中披露文化底蕴与追溯文化自我,具体手法借以民歌的、叙事的、排列的句式,并善以悉熟地运用民间知识、传说、典故及隐喻为特点,如《端午》、《冬至》、《元宵》、《水仙》、《牡丹》、《玉兰》、《樱》等;

  下篇〈情人节〉尝试重拟被观察者的情感,作率直抒发人性的文化书写临摹,如《蒲公英》、《四季》、《求索》、《忧虑与烦恼》、《河流与湖泊》、《情人节的美国人》、《情人节的中国人》。

  第一部分象《冬至》:"我看到了那位/衣锦还乡的伟大官人/没有忘记/作猩猩的母亲/他背着竹蓝/从阴冷的森林/走回小村/便有无数个粉丸丢下/最圆的两个/黏在黄铜的门心";象〈元宵〉:"春秋隐语/和宋仁宗的/上元诗迷/一并写在光稠上/时寓讥笑/戏弄赏灯行人/已不多见",都荟粹着民间传说和风俗知识。而《牡丹》则融会了精练的用典和隐喻。美国的庭院牡丹很少见,"皮泽特湾的家庭花园/只有一株牡丹/大概是地脉不宜/晚春又没有灼人的热风",想必还少相适的文化伴随:"夕阳为孤独染上金边/不是芦笙/是踢踏舞的脚步";而作者惊异地发现,在被访的这家宅楼梯角,竟有清臣蒋廷锡手绘的盛开"牡丹图",还看到画端的卷轴已掉,遂以暮色喻旧卷、对故人的联系顿时生辉:"暮色原来挂在楼梯墙上/帝国大臣蒋公廷锡/怎么躲在这里?/他在寻找遗失了的卷轴/他想分辨姚黄和魏紫/他还要用衣袖缭绕天香"。在此,"姚黄"、"魏紫"是宋代洛阳两种名贵牡丹花品种。姚黄出于姚氏民家,为千叶黄花;魏紫出于魏仁溥家,为千叶肉红花(见欧阳修《洛阳牡丹记。花释名》)。欧阳修《绿竹堂独饮》云:"姚黄魏紫开次第,不觉成恨俱零雕"。

  第二部分作者置身并重拟当地人文事项,对西方现代诗的明快感予以临摹,且仍作人类学识别与大众抒情的串联。象《情人节的美国人》:"二月十四日/男人和女人/都象总统一样/公开的和秘密的/心里藏着一份爱的年度报告/二月十四日/早报和晚报/都能刊登情人的故事/公开的和秘密的/象套色版上的玫瑰花在微笑"。象《情人节的中国人》,描述了中国男士在文化表达的反差中,情感传递错位的尴尬:"我模仿美国人/寄给在中国的妈妈一封信/因为我的美国女友告诉我/只要内容表达了相宜的依恋/我爱你--由于我是你的创造/她回信说/这一套我永远也不习惯/早一点平安回来/她传达了中国人持久的说教/我模仿美国人/送给妻子一张卡/我爱你--但我看不见你/她回信说/难道你在同外国人争俏/;我模仿美国人/给凯西选了一件礼品/。。。她却推开我的紫色披肩/说或许可以送给穷人?!"。。。《蒲公英》歌颂了天地经玮间、无异样地生生不息的小生灵。作者将东西方成年人对同一花卉偏好的有别,与稚辈们对她无殊的喜赏赞爱糅为一体,唱美她将持有的生命力和心底圣洁的感怀:"在校园的南面/瑞尼尔峰/高傲且威严/宛如天孙之泰山神/在湛蓝的上苍端坐/这是明洁的世界/却混合了/多少迷蒙的思维/当他们汇合的契机/我募地生出/一片绿色的感觉/伴随着/忧伤且倔强的/点点黄色/。。。她带着几分惊喜/因为视线所至/发现了我心中的神圣/。。。这黄花/在地球的两个天地/几乎找不到/哪怕是/产生微小变异的花株/大概是她有/深深的根/和无数播扬的瘦果/中国的诗文/一致赞美她的生命"。

  庄先生的人类学著述相当多地研及文化观察的理论和实践(如《银翅》及本套丛书的《文化与性灵--新知片语》、《远山与近土--田野纪行》,都研析了不同文化及其分层的建构、传接与蒂连),他希望引出其一部分交给同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有更多联系的文坛,诗的形式他认为最为理想。因为关于人的情感和灵感的直觉的表达,优于学术论作的"写白"、"道白",而含蓄和直觉一直是从中国文化哲学到民众思维方式的一个重要成分,这正是中国诗的发展历久不衰的文化基础之一,附以人类学的观点入诗则如同往诗坛的磨盘里注水,其益处显然是可以期待的。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