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走访南街村、红岭村

2005-12-15

来源:三农中国 作者:老田

  新四军老战士、湖北日报老记者古正华同志,在毛主席诞辰之前,特地走访了河南南街村和湖北洪湖的红岭村,看到集体经济下人们的生活和工作状况,感慨万千。古老师说自己当年参加革命,许多战友流血牺牲所要实现的未来,就是要这样一个结果,老战友们当年出生入死创建新社会的愿望,在南街村和红岭村开花结果了。

  作为一个老战士、老共产党员,古老师始终关怀中华民族的未来命运和走向,对于网络上右派的一些言论,古老师在这一次的考察中间,特地做了仔细调查。那些自居民众利益代言人的所谓自由主义者说,要在中国实现“去革命化”、“去极权化”,古老这一次去南街村的调查中间,特意考察了南街村的“极权体制”下的个人感受问题。整个南街村高度集权化,一切都是组织在党委的领导之下,一个人的生老病死都是受公有经济的支持,平时也很少看到闲杂人员。小孩子在幼儿园,老人有活动室和图书馆,南街村还有一个豫剧团,刚刚去世的常香玉就曾经义务担任过团长。那些自由主义精英们跟着西方人的舌头,说个人自由受到集体经济的压抑,个性无法得到发挥,中国的社会主义是通向奴役之路。古老师说他在南街村的所见所闻,完全不是这样,幼儿园里就写着“祖国的花朵,南街的未来”,幼儿园里就办了很多兴趣班,帮助小孩子实现自己的爱好。今天南街村中学有38人参加高考,考取了36人。许多地方出现过一家考取几个大学生的,但是一个村子考出这么好的成绩还是首次听说。这些学生上学,不需要父母卖血卖器官去筹措学费,更不会发愁学费而自杀,都是公家供给上学的费用。这样组织起来到底是抑制了人的个性发展,还是帮助了人们取得发挥专长的机会?“极权”给人带来什么,是不是精英们说的那样,事实还是有说服力的。南街村还单独为伊斯兰教人士修建了一所清真寺。

  南街村的党委书记王宏斌告诉古老师,南街村现在是实行30%的工资制,70%的供给制,王书记说如果工资制成为主要分配模式,家里人口多的,生活水平就要降低,村民之间有了不平等,人们就要个别去设想改善办法,为集体的观念就淡漠了。村里专门有一个礼仪举办委员会,为村民操办红白喜事,既让大家感到集体的温暖,又没有什么出风头和相互攀比的问题。王书记还说,怕还是要随着生产的发展而扩大供给制的范围,缩减工资制的成份,挣工资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生存需要并防范未来的风险,有一个可靠的集体经济作为依托,生老病死不用操心,因此要让群众富得不愿意存钱。

  古老师说资本主义发展到一定阶段,也要搞福利国家政策,也要追求社会和政治稳定,为什么社会主义就一定要搞两极分化呢?

  古老师说精英们总是说一定去意识形态化,我们看到了现在社会的“不抓意识形态”的后果,在南街村也刚刚好看到了“抓意识形态”的后果。毛主席过去说政治是统帅是灵魂,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线,在南街村古老说亲自感受到了毛泽东思想是公有制经济的精神支柱。在去南街村之前,古老看南街村民兵为毛主席塑像站岗的照片,也猜想是不是有点个人崇拜的味道,去了之后,古老广泛走访群众,问他们是不是故意搞点不同的事情,群众都异口同声地说不是赶时髦,说在唱革命歌曲和学习毛主席著作的时候,真切地感到一股力量,感到自己工作不是为了单纯的挣钱,毛泽东思想是他们工作和前进的动力和方向。群众说唱革命歌曲,就是在一种特定的气氛中间去感受集体的力量,把个人的利益融入到集体中间去,是为了巩固集体经济。

  古老师还去了湖北洪湖市的红岭村,与村委书记叶昌保进行了谈话,在回答三农问题的提问时,叶书记说三农问题其实就是发展道路问题。叶书记还给古老讲了一个故事,说在分田之后,他们村子里流落出去的人家一共有27户,村子里开会讨论的时候,群众都愿意把在外面过得不好的人接回来。最后被联系上的一家两口子流落到了湖南,因为长期流落在外,生活压力很重,女的精神依据不正常了。接回来之后,集体马上就为他们分配了房子,过年的时候也与其他村民一样分到了很多物资,女的傻笑着说“嘿嘿,我都有这么多东西过年哈”,回来之后,精神压力减轻了,病情就缓解了很多,自己就要求工作,先是安排在养殖场剁猪草,后来她说自己受不了猪叫,一共换了四份工作,最后让她去纱厂浆纱,不要求定额,做多少算多少,现在的情况是这个女同志已经比普通工人还要强了,病情也已经完全好了。古老师非常感慨地说,原来说旧社会把人变成鬼,新社会把鬼变成人,这简直又是一个白毛女的故事。

  精英们说个人努力和单干是唯一应该提倡的门道,古老师也表示不理解。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