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李亦园院士谈人类学

2006-10-16

李亦园院士谈人类学
一、您怎么会对人类学有兴趣呢?

我是民国三十七年来台湾的,那个时代并不知道什么是人类学。我在高中时的兴趣是人文地理,高中的地理我永远考一百分,数学永远考不及格,这是有原因的。

我的家庭是一个读书人家庭,从小跟外祖父住一起,外祖父在清朝末年是一个有功名的中医。很小的时侯,他就常常带我一起到很乡下的地方去行医,去行医时都是坐轿子,我就常常想为什么人会有这么大的差别,在都市里有钱人就住得很豪华,乡下会有人这么穷,因此从小我就会问:为什么人群会有差异?为什么人竟然会有不同?所以到高中时我就特别喜欢人文地理,并不是一般的地理,我想世界上的人有很多不同的样子,为什么会这样子?我对人文地理的兴趣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

民国三十七年我从家乡福建泉州来到台湾,目的在投考台湾大学和现在的台湾师大,当时台大并没有地理系,更不要讲人类学系,只好改考相近的历史系。投考师范大学是考史地系,但因考试的第二天生病,结果师大没有考完,也就没有录取。当时也投考南京政治大学,虽然考上了,但是因环境不稳定也就放弃,而选择了台大就读。

入学后第二年,傅斯年老师出任台大校长,随他来校的有李济、董作宾、凌纯声、芮逸夫等著名考古学家、民族学家。我选修了他们的功课后眼界大开、视野拓展,并深深觉得这是我真正兴趣的领域所在,也就趋向选择人类学做我研读的科目。

到了民国三十八年,台大成立考古人类学系,于是我在读完历史系二年级,决定转系就读考古人类学系,当时考古人类学系成立二年,没有三年级可供我修读,因此只有降一级委屈就读。其实降一级读对我来说并没坏处,反而可以多修一些基本的人类学功课。但是依学校规定,降级者不能保有奖学金,而那时奖学金是我们惟一的生活保障,岂能不要,因此我就去找傅斯年校长,说明我的降级,并非真正成绩不及格,而是没有三年级可供我读,希望他能特别批准我保有奖学金。傅校长批准我的请求,但连带给我一顿训话,他说学考古学或人类学是很寂寞的事,而且做田野发掘或调查也是很辛苦的事,希望我要耐得住寂寞与辛苦,才不至于辜负他特别批准我降级而能保有奖学金的好意。这一顿训话,对我一生影响至深,使我能耐住寂寞与辛苦,熬过许多田野工作的时光。后来又把田野调查看做是愉快的人生过程,并且一直保持着这一专业的兴趣,而把传统传给下一代。

我们那个时候读大学都是为兴趣而读的,不是为职业而读的,当然那个时代比较幸运,大学毕业不会找不到工作,现在的学生不一样了,问职业、将来的出路怎么样,比兴趣更重要,这是两代人不一样的地方。虽然现在求职很难,出路是很重要的,但是最少应该在出路和兴趣之间寻求一个平衡点,不要只为出路,如果只为出路读了之后终身会忧郁。虽然利益取向、功利主义是没有办法,但是也不要完全忽视、抹杀了自己的兴趣,让你一生痛苦,所受到的精神压力要比物质享受更困难。

有二位有名的黑人运动员,二个人前后都在世界运动会得到四面金牌,在一九三六年柏林世界运动会得到四面金牌的这位运动员,他非常努力,主要是为了突破人类体能的极限,但是变成非常潦倒。一九八六年在美国洛杉矶世界运动会得到四面金牌的这位运动员,他努力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得金牌,因为得到四面金牌,他就可以拿到年薪一百万美元的教练工作,也因为百万年薪而变成非常富有。在一九三六到一九八六年五十年之间人类的兴趣、目标已经转移,这中间过程是有很大的差异,早期人类可以完全为理想,后期则是为了利益。虽然已经有了不同世代,但我还是要提,为了人类的理想和现实的需要之间,还是要理解那一个的意义重大,是为了在人类的历史上,整体体能的突破,还是只是在赚钱、拿高薪。以知识分子来说,应该要想的问题是为理想,还是为被现实所约束重要。

二、过去有哪位伟大的人类学者对您的启发最多?

影响我最大的是李济先生,当时他是系主任,一开始第一年他是最用心,我们班上只有两个人,就是我和同时转来的唐美君先生。张光直、任先民、林明汉三位,则晚我们一届。李先生虽然脾气不好,但做学问非常扎实、很负责任,我们第一届主要的课都是他教,到了我们下一届,因为有其它的老师来,所以上李先生的课反而少了。像我们的体质人类学就是李先生自己教,前后受他影响最大,对研究学问的执着精神,实际上都来自李先生。但是李先生的专长是考古学,我的兴趣则是文化人类学,同时也受了凌纯声、芮逸夫先生的影响,他们都是中研院研究员兼任台大教师,他们都是以做研究为目标,我也受到他们很传统做学问的精神,并且以研究为终身志业。

三、二十世纪即将结束,现在修读人类学好吗?

在二十一世纪开始之初,人类学不但应该读,而且更重要。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愈来愈多人类自己族群之间的冲突,在我们台湾本身族群的问题,可以是影响台湾乱还是不乱的最根本原因,世界上其它地方也是如此,都是族群问题,例如东帝汶。将来东西文化的冲突、不同信仰的冲突,都是族群的问题,也是人类最根本的问题。人类学对于族群问题是最根本的学问,所以二十一世纪以后,人类学会愈来愈重要,愈应该读。我从小要问的是人类为什么会有不同?人群为什么会有差异?

我也想要呼吁族群融合,要先容忍、理解,知道为什么会不一样,这一点也就是人类学要理解的,有时候其实实际上是误解,才会引起冲突,最后可以从理解中去欣赏。很多时候是因为不能理解,像是闽南语的﹁乱七八糟﹂会用﹁乌鲁木齐﹂来表示,而乌鲁木齐本来是维吾尔族的名称,对汉族来说﹁乌鲁木齐﹂像是不知所云,所以台湾学生读地理很难读,也不知所云,就把乱七八糟讲成乌鲁木齐,这就是很典型的不能理解,造成误解,如果理解乌鲁木齐的本意之后,就能进而欣赏。人类学实际上就是理解族群的差异最根本的一个学问,理解人为什么会不同,包括体质和文化的差异。

四、高中生要如何发现自己具有研读人类学的天赋或特质?

高中生有没有研读人类学的天赋或特质,其实并不重要,只要对人类整体有关怀,对人类的现象有兴趣的话,就可以读人类学,不一定要有什么特别背景。

五、高中生若对人类学有兴趣,您会建议他们先读哪些书?

高中生要读什么书,我倒比较毛遂自荐,也不是故意毛遂自荐,因为写通俗人类学的人就是我,苌偃诵赐ㄋ兹死嘌В医ㄒ榛故强级廖业牧奖臼椋谝槐臼铅栉幕胄扪橛捎资ㄎ幕乱党霭妫硪槐臼铅杼镆靶挠埃业娜死嘌а芯可摩橛闪⑿魑幕境霭妗?

六、人类学这门知识对人类的生活有些什么重要的影响?

人类学在生物性的理解是体质人类学,对于现在不同人群的文化的理解是文化人类学,对过去不同人群的文化的理解是考古学,是人类学三个主要部份。人体不一样是适应环境所产生的,对于每一个人群聪明才智不能说有高低之分,白种人说他们比较聪明,但是聪明不聪明或能力有没有差异,最简单的方法,不能用IQ来测定,因为IQ本身就是有文化的偏见。聪明不聪明就看解决问题的能力,把现代美国人和欧洲人放在沙漠或丛林里让他谋生,他们几天就会死掉,但是黑人或别的被认为是落后民族,他们能够生存下来,以他的本能来慢慢解决问题,他就生活得很好,所以解决问题的能力,才是人类决定聪明不聪明的因素,其它的都是后期的文化加上去的。用文化的办法来决定聪明不聪明是错误的,这就是人类学的开宗明义﹁人群是平等﹂,是没有优劣的,这样开始来理解人类,这是人类学最重要的问题。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