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宋蜀华

2005-05-28

  宋蜀华 男,1923年生,四川成都人。中央民族大学终身教授、博士生导师。先生于2004年7月10日因心脏病突发在美国不幸去世。1946年毕业于燕京大学,1949年获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研究院人类学专业硕士学位。1952年到中央民族学院任教。曾先后担任中央民族大学副校长、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研究院院长和名誉院长。曾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全国博士后管委会专家组成员、联合国专家、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委员。

  1989年至2002年,连续三届担任中国民族学会会长。英国皇家人类学会荣誉会员。

数十年以来,先生深入许多民族地区(主要涉及藏、傣、景颇等民族)进行调查研究,出版著作主要有《中国民族问题研究》(墨西哥.1981年)、《百越》(1991年)、《民族研究文集》(台湾1996年)、《中国民族学理论探索与实践》(1999年)。主持完成多项国家重大课题、主编多部学术著作。

先生的研究对象主要在中国西南民族,尤其是傣族、景颇族、古代的百越民族等。基于多年的实地田野和历史田野,先生总结性地指出:云贵高原具有多种生态环境、多民族、多文化(三多)以及具有悠久的历史和复杂的民族关系的特点,因而在方法上应十分重视:(1)共时与历时研究相结合;(2)民族传统文化与生态环境研究相结合;(3)文化变迁与民族关系的研究相结合。其中,他对中国民族学研究中的“纵横观”理论架构阐述尤多。以此为代表的许多重要理论思想,是他从数十年的研究实践中提炼出来的,在其晚年的著作中他进行了更加系统的阐述和强调。根据自己的研究心得,先生积极倡导民族学中国化和探索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学发展道路,形成了以历史民族学(历史人类学)作为方法论取向、以生态人类学为研究重点、以密切服务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现代化为发展方向的学科指导思想,并以此而在学术界产生重要影响。

宋蜀华教授生平

国际知名学者.中国著名民族学家、人类学家、社会学家、教育家和博物馆学家,国家民委学术委员会顾问,中央民族大学终身教授宋蜀华先生在2004年暑假赴美期间,于当地时间7月9日晚11时43分,北京时间10日下午2时43分在亲属家中因心脏骤停,平静逝世,享年八十一岁。

宋蜀华教授1923年6月19日生于四川成都。书香家庭的熏陶吸引他钟爱学术,童年经历的社会动荡促使他矢志报国。宋先生1942年考入成都齐鲁大学历史系。后受冯汉骥教授影响于1944年转入成都燕京大学社会学系,师从吴文藻、林耀华等教授攻读社会学、人类学,1946年获学士学位。同年底,宋先生入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研究院,师从著名人类学家A.P.Elkin教授攻读人类学专业,1949年获硕士学位。是年初,先生抱着“中国人还是要为中国服务”的信念,毅然回国,进入华西大学考古与民族博物馆工作。

在成都期间,先生曾密切接触顾颉刚、钱穆、冯汉骥、闻宥、郑德坤等一代名师,受益良多。出国深造及在华西大学考古与民族博物馆期间,他又与国外人类学家和博物馆学家频繁交流。这些经历奠定了先生深厚的治学基础。



1950—1951年,先生参加政务院文教委员会西藏科学工作队,成为新中国首批进藏考察的学者之一,历尽艰辛,出色地完成了任务。1952年全国高校院系调整,燕京大学民族学系并入中央民族学院研究部,宋先生也从华西大学调来中央民族学院并工作至今,历任讲师、副教授、教授和终身教授,始终坚持在教学与科研工作第一线,辛勤耕耘,锲而不舍。同时,他还担任过中央民族学院副院长、民族学研究院院长等职,工作勤勉,恪尽职守,廉洁奉公,为中央民族大学与民族教育事业的发展殚精竭虑,奉献毕生。

先生学术底蕴深厚,研究领域开阔。他对民族学、人类学、民族史、社会学、博物馆学等学科都有很高造诣,是新中国民族学承前启后的一位大师。他一生发表过20部论著(含合作)、80余篇论文,对学界产生了重要影响。

先生特别重视田野调查,并身体力行。1951年以来,他先后参加过中国民族识别、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中国少数民族社会形态研究、中国少数民族传统与现代化的协调发展、中国西部民族五十年等重大课题,足迹遍及中国西部,撰写研究报告数十万字。先生生前深入研究过的少数民族有藏族、傣族、景颇族、白族。土族、撒拉族、维吾尔族、黎族等。这些都为他的著述奠定了坚实基础。期间,先生还投入大量精力协助林耀华和费孝通两位前辈完成多项重要课题。

1962年,先生执笔的《对我国藏族、维吾尔族和傣族部分地区解放前农奴制度的初步研究》一文,表明他运用民族学跨文化比较方法已臻娴熟,但随后爆发的政治运动使他的学术生涯耽搁近20年。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先生开始厚积薄发,相继推出《中国民族问题研究》(1981,西班牙文)、《百越》(1991)、《民族研究文集》(1996)、《中国民族学理论探索与实践》(1999)等个人专著,显示出深厚的理论功底和鲜明的创新精神。其中《中国民族学理论探索与实践》一书被评为第五届“中国国家图书奖”二等奖。1980年先生作为民族学学科带头人之一,深感方法论研究滞后制约学科发展,于是奋力探索。多年来,他发表了《中国的民族学研究必须和历史学紧密结合》(1981)、《发展有中国特色的民族学》(1991)、《论中国民族学研究的纵横观》(1994),《人类学研究与中国民族生态环境和传统文化的关系》(1996)、《论历史人类学与西南民族文化研究》(1998)、《民族学的应用与中国民族地区的现代化》(1999)等重要论文,对我国民族学研究具有方向性的指导意义。先生继承传统,开拓创新,坚持多民族,多种生态、多样文化的“三多”理念,阐扬历史与现实相结合的纵横研究方法,在中国民族学学科建设中,大力倡导历史民族学与生态民族学建设,独树一帜。他一贯坚持民族学研究为民族工作和民族地区发展的现实服务,一贯遵循民族学中国化的发展道路。在学术研究中,先生学贯中西,兼容并蓄,无门户之见,有包容之量,体现出光彩照人的大家风范。

宋先生还积极参与和主持学科教材编写,推动民族学学科的建设与发展。他主编的《中国民族概论》(2001年),《民族学的理论与方法》(1998)和参加编写的《中国少数民族》(1981)、《原始社会史》(1984)等专业教材,都已成为我国民族学专业的教材经典。其中,《民族学的理论与方法》、《原始社会史》等教材都获得部委级一等奖。

五十余年来,宋先生一直从事本科教学和指导研究生工作,开设过10余门课程,培养出一批民族学、民族史、人类学专业人才,受业弟子数以千计,其中仅1980年以来经宋先生亲手指导论文的硕士、博士就有35名。先生和蔼可亲,诲人不倦,一丝不苟,在教学中强调三基(基础知识,基础理论和基本技能),突出方法论意识,提倡理论联系实际和学科面向应用。先生教书育人,言传身教,堪称楷模,对于民族学的后继有人,呕心沥血,作出了重要贡献。几十年的辛勤耕耘,先生已是桃李遍天下。其弟子中既有民族学研究的后起之秀,也有民族工作岗位的栋梁之材。



宋先生不仅是优秀的导师和学科带头人,还是国家、政府、学校的重要社会活动家。1981-1987年间,宋先生出任中央民族学院副院长,以廉明公正形象赢得全校教职工敬重。

1983年7月,宋先生奉外交部和国家民委之命,出席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第28次会议,代表中国提交关于消除种族和民族歧视的工作报告。翌年,他当选为该委员会中国委员并连任至1996年。任职期间.先生积极维护和执行《消除一切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客观阐述我国在维护少数民族权益方面的政策和成就,在维护国家形象的同时赢得了国际同行好评。

1989—2002年,宋先生受学界同行推举,连任三届中国民族学学会会长。任期内,他顾全大局,运筹帷幄,团结协作,勇于开拓,为中国民族学机构和队伍建设做出重大贡献,成为中国民族学界德高望重的领军人物。2002年7月起,先生担任中国民族学学会名誉会长。2004年,先生作为第一主编组织编写的《中国民族学五十年》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为新中国民族学的发展道路做出了科学评判,也为今后进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

1994—1996年,宋先生出任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研究院(2000年改名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院长。1996年至今担任该院名誉院长,同时兼任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学科基地中国少数民族研究中心学术顾问。先生还积极参加指导博士后流动站工作、“211工程”实施和国家级重点学科建设,对于建设有中国特色的一流民族大学作出了重要贡献。

此外,宋先生还于1983-1988年担任中国社会科学院民族研究所学术委员,1985-1996年任国务院学位评定委员会学科评议组成员,1993-1998年任全国博士后管理委员会专家组成员,1999年出任中国人类学学会顾问。同年,先生当选教育部和国务院学位委员会评选的优秀博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1992年获得国务院颁发的政府特殊津贴。逝世前夕,他被评为有突出贡献的专家,受到国家民委表彰。

宋先生还是我校国际和校际交流的一面旗帜。改革开放后,他频繁代表学校赴墨西哥、澳大利亚,日本、美国,韩国、瑞士等国进行访问交流,积极参与台湾海峡两岸三地学术交流.用“中华民族多元一体”的学术理念维护和推动祖国统一。先生的国际学界威望,使他于1988年当选英国皇家人类学学会荣誉会员。



宋先生热爱祖国,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自年轻时期,他就以报效祖国为己任。信守终生,他把自己的毕生精力,都倾注到所钟爱的民族学事业之中。直到临终前,他最挂怀的是民族学事业的发展和未来。

宋先生力主治学必先做人,“清清白白地做人,认认真真地做事”,是他奉行的人生准则。他具有严己宽人、平易近人.谦和正直的传统美德。生活上,他清心寡欲删繁就简。社交中.他谦谦君子和蔼真诚。教学时,他朴实谨严,一丝不苟,循循教诲。处世中,他尊师重道奖掖后学。功名面前他与世无争。工作岗位上他正道直行、团结协作。

先生的高尚品德深深赢得同行的尊崇和学生的爱戴。平和的品格也使他身心朗健,耳聪目明,年逾八十,依然精神矍铄、动作稳健、思维敏捷、成果泉涌。2004年7月7日,八十一岁的宋先生携夫人赴美探亲,单位同事和学生都庆幸他能在暑假略得清闲。不期3日后大洋彼岸传来噩耗,先生带着他还没来得及说给我们的嘱托,长辞而去!

呜呼,先生在世曾带给学校和学界祥和,先生离世又能如此启迪学生和众生:个人生命恰如倒计时的钟表,分分秒秒迈向永恒。唯有把爱心和知识播洒给人类,个人才能在人类心中获得永生。宋先生生前念兹在兹,唯愿学术队伍团结壮大,学科地位巩固提升,学校发展蒸蒸日上。宋先生此心可昭日月,宋先生的遗愿将因他浇灌给我们的心血而终遂。
宋先生安息,宋先生千古!
宋蜀华教授永远活在我们心中
中央民族大学宋蜀华教授治丧办公室
2004年7月12日

from 三苗网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