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主页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在日本看中国少数民族女性学

2005-06-01

文/黎曦 中国-民族网

命运真的是飘忽不定,一如人生。在国内做了十几年的记者,奔波于祖国的天南地北,采访了30多个民族的姐妹。原以为我的人生将如此延续下去了。不科今天又带着她们的故事和历史,东渡扶桑,将少数民族姐妹的现状讲给日本老师和其他外国来的留学生同学听。面对她们新奇、诧异的目光,我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沉重感。如果祖国的女性学研究已卓有成就的话,也许亚洲乃至世界的女性学研究者不会对中国少数民族女性表现出如此的陌生。在日本的几个月里,我为日本女性研究的成果所震动。日本女性学界不仅拥有丰富的资料,而且有一大批素质很高的学者、研究人员。不仅有专门的女性杂志、报纸,最近还出现了一个政党“女性党”,它以提倡女性参政,促进政治昌明,主张世界和平、平等为宗旨。在日本已拥有近7000人的党员。在东京,还有专为妇女开设的咨询中心、商店、俱乐部等设施。在此,我想向国内读者介绍一下我目前所就读的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的女性学(也称性别学)研究中心,由此可窥见日本女性学研究之一斑。我更希望在中国不久的将来,也会出现这样一个中心来荟集中国少数民族女性研究成果和有志于少数民族女性研究的女性人才,特别是女性研究者。因为我一直十分赞同中国女性学家李小江说的那句话:“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女人自己,再没有任何人能帮助她们认识自己。”

我是今年春天带着我关于中国少数民族女性研究的计划,以研究生的身份来到东京的日本御茶水女子大学“性别研究中心”的。从辽阔的祖国飞到这个美丽的弹丸岛国,其距离甚至还没有从我的故乡云南到北京那么远。但日本高度发达的文明,特别是日本学术界严谨的研究方法及丰硕的成果却远在我的想像之外。初次为此震惊是在我和丈夫栖身附近的一家区图书馆。尽管这家图书馆只是一个区属小图书馆,但却拥有十分丰富的图书资料,图书全部分类开架,并有电脑供查询。在开架的书栏里,我发现了数百册有关女性研究的著作,而且大都是近几年出版的。不仅有日本的女性史,还有亚洲各国有关女性的研究资料。我甚至还发现了一部日本学者编著的《中国女性研究史》。当下真是惊讶不已,同时心里又涌起一种别样的滋味。这样的书,本来应该由我们自己来写的。

在走进御茶水女子大学后,我更是感受到了日本女性学研究的领先。秀美玲珑、银杏成荫、花草浓郁,被来自外校的男学生们称为“怡红院”的茶大,所有学生及大部分教员、工作人员都是清一色的女性。御茶水女子大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875年。当时它虽然只是一所女子的高级师范学校,但只有聪慧的女孩子才考得上这样的学校。因此,在当时的日本社会,茶大女性乃至其穿着打扮都能使人们津津乐道。在日本的明治末年大正初年(1911年—1912年),茶大女生一袭淡茶色的和服裤裙款式曾在全国广为流行。后来,女子高级师范学校改名为御茶水女子大学,学校名称由校园中盛开的5瓣茶花而来。这样一座美女如云、淑女济济的高等学府,自然为茶大的女性学提供了良好的气氛和人才基础。

我才到茶大去报道的当天,便由性别研究中心的工作人员陪着先去参观了设在茶大附属图书馆内二楼的“性别中心图书资料馆”。资料馆里的书十分丰富繁多,从门类上分,有女性论、女性史、家族史、女性传记、女性作品。从文种分,有日文、英文、德文、中文、韩文等。这使我想起80年代才兴起的中国女性学来。如果与最近邻的且在文化上有共同之处的日本作一些交流、沟通,将会在研究方法及调查角度上有所启发。日本的女性学研究不仅促使了本国女性对自身地位及自身觉悟、意识的反思、觉醒,还成为日本政府制定对本国甚至周边亚洲国家的女性政策时必须参考的依据。日本学者的研究精神也值得我们学习。在御茶水女子大学的女博士、硕士们,大都有在农村或其他国家调查了解女性现状、认真作比较分析的经历。她们有时在农村一呆就是一两年,有的则随日本民间组织的海外援助团体到发展中国家,克服了种种障碍,获取了第一手资料。在性别研究中心。我听过三天的论文拟题发表会,深受触动。这些发表的先辈同学都属于“性别研究中心”的学生和研究人员。既有良好的学术素质又有吃苦精神。

“性别研究中心”的英文简称是IGS它的前身是1996年在御茶水女子大学内设立的一个研究机构,其目的是进行国际性研究,并培育有关女性研究人才。但性别研究中心的真正历史始于1968年的女子大学资料室,当时主要是收集与女子大学有关的一切资料,其次是在更大范围内收集整理有关女性的资料。1976年改为女性资料馆。1987年,随着与女性文化有关的学术研究及调查、教学、研修活动的开展,女性资料馆正式成为女性文化研究中心。1995年,扩充为更广意义的“性别研究中心”,通过男女性别的比较研究来分析女性及其文化。为此,研究中心增加了日本国内的客员研究人员,并设立了外国人客员研究制度,以推进亚洲的女性文化研究为目的。几年来,研究中心已形成其独具的四大特点:一是进行与性别研究有关的学术研究及调查;二是进行教育研修;三是进行文献、资料的收集;四是提供有关女性方面的信息。

我在女性研究中心预定的学习期是一至两年。至今我还没有在中心研究的课题和成果中发现有关中国少数民族女性的研究报告。而研究中心在1996年—2000年期间着重研究的课题是关于亚洲的女性及开发问题。其中涉及女性与婚恋、女性与教育、女性与媒体、女性与生育等诸问题。还有与女性政策有关的国际比较研究。我在想,如果由国内的女性研究工作者来开辟中国少数民族女性这片神秘而丰富的研究领域,使中国不仅有如李小江教授开设的那样一个女性学中心,也有一个专门研究中国少数民族女性的学术中心,达到与国际学术界交流的水平。等到那一天,我再回忆起此刻我手里的计划和中国少数民族女性研究在日本女性学研究中心时的寂寥失落的情景,也许就不会有遗憾和沉重感了。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