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宗教文化人类学的开拓者

2012-09-22

人类学天地-----〉宗教文化人类学的开拓者

宗教文化人类学的开拓者----怀念法国著名人类学家杜梅兹尔

杜声锋 选自《读书》1987.6

一九八六年十月十三日,法国著名的古语言学家、宗教文化学家和神话史学家乔治·杜梅兹尔(Georges Du―m¨zil)与世长辞了。当晚,“巴黎圣母院”电台的记者就此采访了著名的结构人类学家列维―斯特劳斯。列维―斯特劳斯对杜梅兹尔的去世深表悲痛。他说,无论从哪方面说,杜梅兹尔都是当今世界上最伟大的文化人类学家之一。

乔治·杜梅兹尔生于一八九八年。少年时代,他就对布雷阿尔(Br¨al)编的《拉丁语词源学辞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开始学习梵文。一九一六年,他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巴黎高等师范学校。当时第一次世界大战正在火热地进行,所以他第二年便从军了。一九一九年杜梅兹尔顺利地通过了他的“教师资格会考”。但是他只教授了几个月的课便申请了一个休假以便专心地从事他的研究。一九二四年以两篇神话学方面的论文获得博士学位。此后他到土耳其的伊斯坦布尔大学教授宗教史,正是在那里,他研究了高加索语系、尤其是奥谢金语(oss¨te)。一九三一年至一九三三年,他被任命为瑞典乌帕萨拉(Uppsala)大学教授,他得以学习、研究古老的斯堪的那维亚语。一九三五年,巴黎的社会科学高级研究实验学校专为他开设了比较神话学一课。十三年后,由于古语言文化学家本伏利斯特(Benveniste)的力荐,杜梅兹尔被选入法国最高荣誉的学术研究机构法兰西学院,并且成为“印―欧文化讲座”的第一任教授,直到逝世。

杜梅兹尔对宗教文化学的研究以其新颖的方法大大地开拓了已有百余年历史的比较宗教学。在杜梅兹尔之前,已有法国的社会学家杜尔凯姆(Durkheim一八五八――一九一七)和英国的社会人类学家马林诺夫斯基(Malinowski一八八四――一九四一)等学者对宗教文化现象进行过深刻的研究。比如,马林诺斯基的研究成果就是富有启发意义的,他总结道:每种习俗,每种信仰,每种社会规范都相应于这个社会秩序的一种活生生的功能。很明显,这是一种社会人类学的结论,它缺乏对诸神话与宗教文化系统进行结构与功能两方面的细致的研究,从而概括出一些适应于它们的普遍思维形式。杜梅兹尔所致力研究的是印―欧宗教神话系统。对他来说,比较宗教学的研究再也不是简单地排列各种不同的神话,而毋宁是对它们进行结构的分析,从而梳理出对印一欧各个不同地区都是相同的思维和意识形态的形式。传统的研究认为:神话只是人类想象力的离奇的产物,或者是人类前逻辑思维的民间传说形式的一部分;杜梅兹尔则力图给予神话一个内在一致的景观,这种一致性是被神话由以产生的社会的图景所结构化了的。

可以说,杜梅兹尔的最引人注目的贡献在于他成功地发现了印―欧神话系统的“三维功能性结构”(因此有人也将他列入结构主义行列)。

首先,杜梅兹尔对印度―伊朗的、克尔特的、日耳曼的、斯堪的那维亚的、古意大利的、奥谢金等地的神话事实进行了考察,并对这些古文化中的原始神学巫术、它们的史诗、它们的艺术、它们的历史以及它们的语言进行了广泛深入的比较研究,从而决定这些宗教神话系统中变动的和不变的因素。这样杜梅兹尔得以总结出对这些民族普遍共同的思维结构。这些民族被分布在不同的空间与时间里,他们是不可能以同一个思维模式来构建和发展他们的“思维共同体”的,那么他的思想何以有普遍一致的表现形式呢?杜梅兹尔认为这些文化都起源于远古的印―欧时代。

这种思维形态的整一性是基于三种相互区别而又相互补充的因素而得以形成的:王权、体力、富饶和繁殖力。这三种因素本身又产生出社会组织的三种功能:神职人员、军人、农业人员―手工劳动者。这种三维功能的表现形式又是与“宇宙三界”有关的:天空、空气、大地;它们一起又构成人类社会和神的社会的模型,在这个模型里,根据已定的规范,人和印一欧万神殿里的诸神都是各司其职的,在罗马的宗教里,就有这种三分法:朱庇特(主神)、玛斯(战神)、吉里留斯(农神)。

这样,杜梅兹尔便对神话思想史进行了一番严谨的结构分析的研究。

杜梅兹尔的这种“三功能―结构”的分析方法所达到的结果与本伏利斯特通过对印―欧语汇进行的比较研究所达到的结果是一致的。后者对印一欧语系中的伊朗语、印度语、希腊语、古意大利语及日耳曼语等进行分门别类的研究(经济的、宗教的、法律的、社会的、亲属关系的等),从而用词源学的方法建立起了一个词汇系列表,证明这些语言都有一个共同的起源,即来自一个根据三种基本功能被等级化的古老社会,这三种基本功能是:牧师、军人和农业劳动者。

杜梅兹尔去世了,但他的开拓性的研究将不断地为后来的研究者开辟领域和提供滋养;“人们将越来越多地从中受到启迪”(列维―斯特劳斯语)。在为艾利亚德(Mircea Eliade)所著的《论宗教的历史》一书所作的序中,杜梅兹尔对这条研究道路作出了解释:“我们达到―或重新达到―这样一种观点,即宗教是一个体系,是与它的支离破碎的诸元素大为不同的;宗教是一种被确定地表达的思想,是对世界的一种解释。简言之,今日的宗教神话学的研究应当在逻各斯的范围下进行,而不是把它当作紊乱不堪的神力妙语来处置”。

杜梅兹尔生前著述丰盛。其主要代表作有:一、《神话与史诗》:第一卷、《印―欧神话史诗中思想形态的三种功能》,一九六九年;第二卷、《印―欧史诗的型式:一个英雄、一个探险者、一个国王》,一九七一年第一版,一九七七年第二版;第三卷、《罗马史》,一九七三年,以上均为巴黎伽利玛出版社出版。二、《古罗马人的思想》,一九七三年,同上。三、《古罗马夏季与秋季的节日,以及有关古罗马的十个问题》,一九七五年,同上。四、《斯基泰王国及其邻国的传奇故事》,巴黎巴耀版,一九七八年。

杜梅兹尔逝世,写成此文旨在向国内读者简介一下这位伟大学者的生平及主要观点,以兹纪念;同时更在于向国内广大有志于文化人类学研究的青年朋友们提供些微的信息:杜梅兹尔提出的神话文化的三重功能一结构的概念是否对我们有所启发、并可供借鉴呢?

《人类学天地》《读书》1987.6《宗教文化人类学的开拓者》


搭建学术平台 推动宗教人类学发展—访社科院陈进国
黄剑波:宗教人类学的发展历程及学科转向
宗教文化人类学的开拓者
神话与仪式:古镇黄龙溪的宗教和社会历史叙事
历史人类学:如何走得更远
哲学人类学:儒学研究的一个新视点
经济人类学理论流派综述


『人类学分支学科,人类学学科分支,人类学应用研究』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