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奥巴马的母亲安·邓纳姆-人类学博士论文出版

2010-02-22

本站:整理这个资料是出于对人类学家安·邓纳姆ann dunham soetoro博士的尊敬和对奥巴马总统的期望。一个是坚持20年进行田野研究来完成人类学论文的学者,一个是认为自己从母亲那里遗传了不意识形态化,多元化的当今领导人。

《逆境求生:印尼农村的工业》奥巴马的母亲安·邓纳姆-人类学博士论文出版



  做为人类学家,奥巴马的母亲安·邓纳姆的工作本身就是关注人类的过去与未来。1972年,安重返美国,攻读夏威夷大学的人类学硕士和博士学位。1992年,她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她的人类学博士论文是对一个印尼村庄手工业的14年观察和分析。《逆境求生:印尼农村的工业》(Surviving against the Odds: Village Industry in Indonesia)2009年在美国出版。

奥巴马母亲出书

奥巴马的母亲 有其非常杰出的一面 奥巴马母亲出书

李牧 2009年12月21日人民网-国际频道 李牧博客http://duoyuans.blog.sohu.com
  一本名为《逆境求生:印尼农村的工业》(Surviving against the Odds: Village Industry in Indonesia)的专业著作,近日在美国出版。该书作者安·邓纳姆ann dunham soetoro,是一位杰出的人类学博士,该书是她以14年时间,研究印尼爪哇一个小村落手工业的结晶。

  已经过世的安·邓纳姆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儿子:美国现任总统奥巴马。

  在竞选时期,奥巴马一再宣称自己是由“少女母亲”带大的。在美国,少女母亲一般指二十岁以下、没有独立经济能力的少女未婚生子。在医改斗争中,奥巴马又一再宣称自己的母亲贫病交加,因缺少医疗费支持而死于癌症。奥巴马是一个政治家,他突出自己母亲弱者一面有他的道理,关注弱势群体并强调自己与其的天然联系,也是一位美国总统的份内事。

  但奥巴马的母亲,有其非常杰出的一面。

  美国姑娘安·邓纳姆18岁与肯尼亚留学生老奥巴马结婚,次年生子奥巴马,再次年夫妻分手。再过两年,安重返校园,将小奥巴马交给自己的父母照顾。在夏威夷大学,她又遇到一个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留学生罗罗·苏托洛。

  1967年奥巴马6岁,苏托洛与安结婚。小奥巴马和母亲跟随继父回到印度尼西亚生活。安的新家在雅加达郊区,没有电没有公路,物资紧缺。尽管几年后,安和苏托洛离婚,但她从此把自己的专业生涯与印尼紧紧相连。

  1972年,安带着分别拥有非裔和亚裔背景的一双儿女重返美国,攻读夏威夷大学的人类学硕士和博士学位。她不断地重返印尼,开展自己的研究。 1992年,她终于完成了自己的博士论文。(她的论文指导教授也是她最好的朋友,叫艾丽丝·杜威。艾丽丝的祖父即大名鼎鼎的哲学家、胡适的老师约翰·杜威。《奥巴马的成功之路:我的梦》)3年后,安因卵巢和子宫癌病逝。

  毫无疑问,安的灵魂已经成为奥巴马思想的一部分。安的灵魂由许许多多组成,她在印尼时引领奥巴马阅读马丁·路德·金的传记,让他听黑人歌手玛哈丽亚·杰克逊的磁带,帮助儿子在异文化环境中维系自己的族裔纽带。她给女儿买各种肤色的娃娃,创造多元交融的人文环境。她也利用一切机会培养孩子们的社会责任意识。

  做为人类学家,安的工作本身就是关注人类的过去与未来。她的博士论文长达1000页,基础是对一个印尼村庄手工业的14年观察和分析。她的印尼裔女儿玛雅·苏托洛支持了整个出版工作,美国著名的杜克大学出版社整理出一本被人类学界广泛认可的400多页、50张插图的专业著作。当然,这一切背后肯定还有一个华裔的力量,他叫吴加儒,是玛雅·苏托洛的夫婿。("玛雅现在是夏威夷大学一名教授,嫁给华裔康拉德·伍(中文名吴加儒)。已入籍美国的吴加儒出生于加拿大多伦多附近,多年来致力于华语电影和华人认同之间关系的研究。"《奥巴马的成功之路:我的梦》)

  安是一个少女母亲,两嫁漂泊。她又是一位值得骄傲的人类学家,拥有真正博大的爱心,学术研究贡献卓越。

奥巴马母亲的介绍

人类学博士安·苏托洛(S. Ann Soetoro):奥巴马和奥巴马母亲

奥巴马的血统和美国当今社会一样多元化,他的母亲是地道的美国白人。研究者发现,从血统上看,奥巴马绝对是做总统的料,奥巴马竟和美国三位总统有血缘关系。贝拉克·奥巴马对于自己的母亲有着特殊的感情,在自传中曾称她为 “独一无二的永恒”。奥巴马的成功离不开他的母亲。

当奥巴马微笑时,他的脸上带有几分母亲的神情—她那种很能感染别人的独特方式,这种能力来自她对各种不同文化的洞察。值得一提的是奥巴马的母亲安·苏托洛(S. Ann Soetoro)。2008年4月9日《时代》周刊这样写道:“在多数选举中,一个初选参选人的已故母亲,是不会成为杂志作传略的主角。但安·苏托洛并不是一个寻常的母亲。”

安·苏托洛(S. Ann Soetoro)16岁时,第一次看了她的平生第一部外国电影—由法国导演在巴西拍摄、讲述古希腊爱情悲剧的《黑奥菲士》,并且大受感动。很多年后奥巴马陪母亲重新看了这部电影,影片对黑人有些居高临下的刻画让他看不下去,正想退场时,“我突然意识到,我现在在银幕上看到的对黑人的幼稚描写,正是我母亲多年前怀揣到夏威夷的东西。它反映了一个堪萨斯中产阶级白人女孩心中暗藏的简单幻想,是对另一种充满温暖、情欲和异国情调以及与现实迥异的生活的向往。”奥巴马在回忆录《我父亲的梦想》一书中写道。

安做了那一代人中很非同寻常的事:嫁给一个非洲人,和他生了孩子,然后又离婚。有些人可能会从此向儿子灌输对他父亲的怨恨,但她没有这样做。儿子将近2岁时,安回到夏威夷大学。由于经济拮据,她只能靠领食品救济券度日,儿子交给父母照顾。

1971年奥巴马10岁时,安把他送回夏威夷,让父母为他争取到一所精英预校的奖学金。一年后她也回来了,只带着女儿。她考上了夏威夷大学的硕士生班,主修印尼人类学。

1992年,安终于完成了人类学的博士论文,这是她利用工作的闲暇耗时20年写成的,厚达1000页,主题是对印尼农村铁匠业的现状分析。1994年,她在雅加达一个朋友家吃饭时,突然感到胃部一阵剧痛,当地医生诊断为消化不良。几个月后她回到夏威夷,发现这原来是卵巢癌加子宫癌。1995年11月7日安离开人世,她和第一任前夫一样,也只活了52岁。

奥巴马后来表示,他的最大错误是没有在母亲去世时陪在她身旁。事后他赶回夏威夷,和家人一起将母亲的骨灰撒进了太平洋。不过,她的精神被他继承了下来。

安从未与子女谈到大男子主义或种族主义,她总是使用正面字眼:我们正在努力做什么,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她很不意识形态化,我认为我从她那里遗传了这一点。”奥巴马说

正是在母亲DNA的帮助下,奥巴马打败了在党内树大根深的希拉里。不需要借助意识形态,就能作出极具说服力的论述,这就是奥巴马打动千百万与自己没有什么共同之处的听众、说服很多从来远离政治的人为自己慷慨解囊的秘诀。

贝拉克·奥巴马对于自己的母亲有着特殊的感情,在自传《奥巴马:我的父亲母亲》中曾称母亲为 “独一无二的永恒”。“安·苏托洛并不是一个寻常的母亲。”她又是一位值得骄傲的人类学家,拥有真正博大的爱心。
奥巴马的母亲安·邓纳姆-人类学博士论文出版
人大人类学研究所牵头举办举办第16届世界人类学民族学大会电影节隆重举行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落下帷幕
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影视人类学影展规模空前
第16届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发表《昆明宣言》
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主题展览和人类学片展映备受关注
人类学家景军谈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成就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27日在昆明开幕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文化展览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影视展映

『人类学学界新闻动态』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