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一个地方学者眼中的国际人类学大会

2009-08-14

一个地方学者眼中的国际人类学大会
报到(7月25日)

因为买不到卧铺,坐了近20小时的火车硬座,坐的腰酸背痛。只想到达目的地之后大睡一觉。哪知到了目的地洗漱之后躺在床上,却一时睡不着,回想今天的行程,觉得有如下几点值得一记。

一、昆明第一映象甚好
火车还未到达昆明,已见昆明上空乌云密布,据说正在下大雨,但是我下火车那会儿却天公作美,已是雨过天晴,空气清新,感觉很爽。从车站出来,也没找到国际人类学大会设在车站的咨询点,自己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云南大学报到。我乘坐的这辆出租车的司机颇为健谈,一路上他谈兴甚浓。当得知我是来参加人类学大会的老师,便十分热情地介绍云南及云南大学的骄人之处,也不回避说昆明的社会治安及社会管理方面的问题。待我下车时他直说我俩有缘,希望以后我还有机会乘他的车。我笑答:"一定一定。"但是并没有记下他的电话号码,这纯属女性一人出门在外的警觉性使然。昆明的天与人给我的第一映象都甚好!

二、云南大学提供的免费住宿还不错
原以为免费的一定不会是好的,大学里的学生公寓一般是什么样子我也是见过的,但云南大学提供给我们住的公寓除了宿舍里没有一般宾馆里的电视外,生活设施及用具一应俱全,都是新的,比我想象的好,而且自愿者和工作人员待人礼貌热情。这里距离各个会场和展览厅很近,感觉非常方便。

三、无巧不成书
晚上出去找小吃,在路上碰到一对年轻男女在散步。我正想上前询问一下云南大学东门的方向,那女孩忽然很惊奇地看着我说:我认识你!我一愣,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何来熟人?互通姓名及其它一些信息之后,果然是曾经相识的熟人!世界之大,巧遇之事也是有的,难怪古人说无巧不成书。
不知这次大会上还会与哪些曾经相识的人重逢,又会结识哪些新人。我与人类学的缘从何而来,又将缘何而去,这些都是不可预料的。世事难料之中除却无奈之事外,也还有让人惊喜之事,这就是世事不可知的妙处!

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百年历程(7月26日)

今天上午去看了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60周年回顾展。透过这个展览,可以了解联合会60年来的风雨历程,也知道了中国人类学/民族学专业学会走过的不平之路,尤其是这次16届人类学/民族学大会在昆明举办,从申请、筹备到现在开办,实属不易,期间有多少人付出了多少辛苦的劳动啊。我以为那些对这次大会说风凉话的人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下午去参观了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百年历程展。了解了前辈们和当代学者在这方面的努力、取得的成果和做出的贡献。整个展览资料翔实、内容丰富、图片多彩多样。尤其是有一张潘光旦先生的照片,让我很有些震撼。那张照片让我第一次知道潘先生是个瘸腿之人,但是他却跑了全国许多地方!我想把这张照片拍下来,可是工作人员说不可以,甚感遗憾。

但是看完这个百年展,我还是感到有一些缺憾,整体上看下来,基本上属于民族学百年历程,缺少了人类学其他三个分支的概貌介绍,尤其是对一些综合大学的人类学进展情况和一些人类学专业网站的情况完全忽略不提,我以为这是不合适的。我问陪同我参观的自愿者这是为什么,她难以回答。告诉我一个地点,说有三教授在那里等着,可以回答大家的各种问题。我将信将疑的,抱着打探真假之目的,也为了弄清究竟,是晚便前去敲门。发现只有俩教授在那里,而且是为多彩中华展工作的。但是这次探访却知道了一点这个百年展的背景和背后的故事,我似乎理解了搞这个展览的不易以及我认为存在缺陷的原因所在。

在我看来,中国的民族学要以人文学科的面目进军综合大学、理工科大学或师范类大学,还是称为文化人类学更妥当。因为在大多数国人的观念里,民族学是研究少数民族的学问,是在民族大学或院校开设的课程。虽然民族学与文化人类学基本就是一回事,但是为了解决人们认识上的问题,还是称为文化人类学比较容易让人接受。

第三天上网,发现这个人类学网站的首页上出来一篇何星亮老师的《关于"人类学"与"民族学"的关系问题》的文章,好象专为解答这个问题似的,哈哈,冥冥之中总有机缘巧合吗?

16届人类学/民族学大会开幕(7月27日上午)
嘉宾入场未走的红地毯 嘉宾入场未走的红地毯
早饭后,我与同室的老师早早的来到了主会场--云南大学庆来堂外的广场上,只见三三两两的人群或照相或聊天,还有一些身着民族服装的表演队和礼仪队在排练。我们自然是没有资格在主会场参加开幕式,于是我们前往分会场--文津楼,感觉时间尚早,又折回主会场的广场,想看看有什么入场仪式。这时几辆小车鱼贯而来,显然是重量级的嘉宾到场了。只见在前面引路的女士试图引导嘉宾们去走昨晚才赶铺好的一长段红地毯入场,但是这几位嘉宾却十分懂行,知道这是学术会议,是所谓臭知识分子成堆的地方,这些人可不会像下级迎接上级那样夹道欢迎他们,于是他们不引人注意地从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过广场进入了主会场。我对室友说:"今天他们若是走那红地毯入场,就会出现滑稽的一幕了。"看来承办方的良苦用心白搭了。

开幕式上事先安排好的致辞等结束后,接下来是两位嘉宾的主旨发言。首先发言的是一位外国嘉宾,用的是英文,没有汉语翻译,我几乎没有听懂发言的主要内容,坐在那里当了半小时的白痴。然后是中国的嘉宾发言,用的是汉语,有英文字幕,但这时我发现有部分外国学者离场,估计他们是听不懂汉语,不想像我一样当半小时白痴。这大概就是中国学者与外国学者在对待同样一件事情上的不同态度的表现!

观看多彩中华展的插曲(7月27日中午)

午饭后未来得及休息一下,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去观看多彩中华和世界本土文化展。因为时间有限,我侧重看了多彩中华。整个展览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说非常好。期间有两个小插曲值得一记。

一、局内人与局外人的区别

海南苗族抢婚图
在观看一些民族的独特婚俗展时,有一张海南苗族"抢婚"的图片,解说的志愿者介绍说这是女人抢男人的婚俗。我问:"是不是一个女人看上哪个男人就可以把他抢回去?"解说员说:"是的。"这时,过来两位参会学者,估计听到了我们的谈话,笑着解说:"这应该是婚礼上的习俗,就是婚礼上女人们逗新郎玩,就如汉人婚礼中闹洞房时男人们逗新娘玩一样。"原来如此!我问两位是来自哪儿的学者,怎么清楚这个,他们很自信地回答"我们就是海南人!"呵呵,局外人与局内人的区别就在这儿!

二、是真是假

不知真假的朝鲜族长鼓舞图
在观看民族民间舞蹈展时,我刚看完要走,进来一位学者,指着一张朝鲜族的长鼓舞图片对解说员说:"我感觉这张图片不是中国朝鲜族的长鼓舞图,可能是北朝鲜的,因为只有北朝鲜才可能搞这么大型的长鼓舞。"听他这么一说,我立马来了兴致,笑容可掬地问他来自哪儿,他说东北。我笑呵呵地夸道:"我看这张图片挺漂亮,挺气派的,就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你果然内行!"但是,当我晚上回到宿舍,就这张图片的真伪请教与我同室的来自延边大学的朝鲜族老师时,她却十分肯定地说:"怎么可能是北朝鲜的长鼓舞图片,我们中国朝鲜族也经常跳这样的长鼓舞,哪里可能找一个外国的图片来这里展览!"这张图片是真是假我是搞不清楚的了,只有选择展出这张图片的人才有可能知道真假。

旁听专题会议之一:书面语表达与口语表达问题(7月27下午--28日上午)

看完多彩中华展,急匆匆的看了一下世界本土文化展,便赶去旁听我有兴趣的专题会议。会议开始之前,忽见一个面熟的彝族头人,自然是我先认出了他,高兴地上前招呼握手,他却一时想不起我是谁来,需要我提示,在我的一再提示下他终于想起来了。他身着民族服装,他的一个朋友拿着一高级相机在走廊里为他拍照。我一时兴起,问他可否合影一张,他高兴地答应。我刚跟他合完影,一女博士又提出想与他合影,他自然又是高兴地答应。他的那位朋友笑呵呵地打趣道:"您多像明星啊!"这时,我看见这位彝族头人一脸的快意。

专题会议因为发言内容太专业,我感觉没有多少趣味,尤其是有一个女教授的发言,估计没有做过老师,不懂书面语与口语表达的区别,一直就看着电脑在那里自说自话地照本宣科,半小时的发言我感觉她就没有正眼瞧一下听众,基本就是在对着电脑读文章,听起来十分枯燥,虽然仔细听下来她的文章写的还是不错。我郁闷的难受,于是待她发言完毕,便趁机跑到底楼的影视展映厅看影片。

《家族》导演与观众互动
大厅里正在放《家族》(又名《双凤辞典》),这是一部很有看头的片子。放映厅内座无虚席,连过道上也挤满了人,我只有站在门口观看。这时我忽然瞧见不远处有一个人出去,便上前去抢占了这个位置。影片放映完毕留有一小段时间给影片导演简介情况及观众提问。这一短暂的互动环节的安排体现出了学术会议的氛围,与纯娱乐性的看电影区别开来了。挺好的,可惜没有时间全部耗在看影展上!

28日上午继续旁听昨天那个专题会议的内容,今天发言的几位可能都是高校老师,口语表达能力明显较强,特别是有三位的发言,很有吸引力,我一直坚持听到13点结束,也没觉得有多饿!

旁听专题会议之二:学者的态度问题(7月29日上午)

今天上午去旁听的是另一专题的小组会议。我进去的时候是一位研究"纹身"的学者在发言。这位仁兄发言完毕,有一位学者针对他文中提到的"独龙族"妇女黥面的审美功能问题,十分委婉地说:"我们在那里呆了8年,调查得到的结论与您的有出入"。可是这位仁兄不问人家调查得到的结论是什么,依然为自己的观点辩解。然后,又一位女学者针对刚才的问题明确地告诉这位仁兄有关独龙族妇女黥面的缘由与功能是什么。可是这位仁兄依然没有改变自己的态度,依然在为自己的观点辩护。会后,我看见刚才那两位学者在一起攀谈。只听一位说;"这样东拼西凑的东西也拿来会上交流。"另一位则说:"一个学者可以坚持自己的观点,但是不可以对别人严重质疑的观点无厘头地固执己见!"是啊,一个学者做学问的基本态度就是要倾听不同的声音,以便修改和完善自己的观点!不然的话,就可能在错误的路上越走越远,这也是为什么需要学术交流与对话的道理所在。

大会新闻通气会(7月30日上午)

今天本来我要去大糯黑村考察的,因故未去成,想搞的一个访谈也没法进行,临时得知有一个大会的新闻通气会,便想去旁听。新闻通气会快开始之前,我从后门进去,在会议厅找了一个靠后的位置坐下。这时一位现场的女负责人过来告诉我要有记者证方可入场,我哪有记者证,只好出来了。然后我又绕到前门,大大方方的走进去,找了一个靠前一点点的位置坐下,心想:不会有人专门来查我的证件吧,我也有一证件挂在胸前的,只不过是参会学者证,不是记者证。也不知我的哪个行为引起了工作人员的注意,偏偏就有一个工作人员过来专查我的证件。我只好讪讪的又出来了。"不就是一场新闻通气会嘛,有什么好保密的,这些人就喜欢搞的神秘兮兮的。难道怀疑我是暴徒?我看起来像暴徒吗?什么眼光!"心里在嘀咕,行为上就表现出一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拧劲来。不让我在里面好好的坐着听,我不可以站在门外听吗?扩音器的声音是很响亮的!于是我坦然地站在门边,专心地听起来,也不去顾及周围的人怎么看我!
在我没注意时,从身后过来一位领导模样的男性,叫我到会议厅里去坐,我一时回不过神来,搞不明白状况,立马说:"我没有记者证,刚才人家不让进。"他说:"没事,你进来吧。"进去坐下之后他查看了我的身份证,问我为什么想听这个会。我说受一个人类学专业学术网站的朋友之托,他没法到现场,想了解大会的一些情况,让我代为了解。

不知是我的这个说法起了作用还是这位男性领导比女性领导更体恤女性,总之,我堂堂正正地坐在了会议厅里,而且是唯一一个没有记者证的参会学者!不知刚才阻拦我的那位女领导和查我证件的工作人员这会儿看见我坐在那里心里会怎么想?

后记:关于这场新闻通气会,我没有记录台上的人及他们的表现,新闻记者也没有进入我的笔端,并非因为我没有关注他们,只是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不少人关注的对象,而上文中提及的几个人物,是整个新闻通气会顺利进行不可缺少的角色,但他们的工作成效却是最容易被忽视的,而且也容易遭到人们的诟病。
现在站在一个相对公允的角度来看待这几个人物在这一特定社会场景中的角色扮演,我认为他(她)们在各自的社会角色的扮演上都非常成功。倒是我这个临时串演的角色,反衬出他(她)们在工作上的尽职尽责,互相协调配合,以至几近达到原则性与灵活性完美结合的境地!

观《驼殇》有感(7月30日下午)

午饭后好好的睡了一觉,事先也没有什么安排,就又跑到展映厅去看影片。从头到尾完整地看了一部《驼殇》。这部影片展示的是人与动物的关系,看完之后颇有感触,不由得联想到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观后感有如下几条:

1、雄性的权威来自于他的征服力,不仅是对异性的征服,更重要的是对同性的征服。
2、再有权威的人也不能不服老。
3、同性的竞争是很无情的。
4、长辈的今天就是晚辈的明天。
5、人性的光辉之一就是善待已经无用的功臣。

大糯黑村之行(7月31日)

今天是大会的最后一天,也是可以去学术考察点的最后一天,我选择去了距离相对较近的大糯黑村,我可不想把时间更多的耗费在路上。大糯黑村之行,可圈可点之处不少,特别值得提及的有三点。

一、安保级别超高
前往大糯黑村的大巴一共五辆,前有一辆警车开道,后有一辆警车殿后,几辆车依序号鱼贯而行。前往其他几处考察点的车行也是如此。车队所到之处都有封路,其它车辆行人一律让道,一路上不时见到一些警察在路口执勤。此生还是第一次享受这么高级别的安保,颇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车辆经过昆明市区时,我从车窗往外望去,只见外面的人不少在住脚望我们,一如我曾经住脚望别人一样。

当开始的新鲜感一过,平静下来一想:有什么好高高在上的,下了这个车,还不都是些要吃喝拉撒的常人,亦如芸芸众生一样。人的光鲜、头上的各种光环都是暂时的,是作为社会群体的人的需要,是某种社会场景或社会角色的需要,未必就是作为个体存在的生物人的需要!

二、忌讳

在大糯黑村一民居考察点参观时,我兴致所致,邀请陪同我们考察的漂亮的阿诗玛姑娘合影,我选择了这个民居的大门作为拍摄点。因为阿诗玛姑娘个子高挑,我很随意的就站到了这个大门的门槛上合影。刚合完影,带队的彝族自愿者就过来悄悄的提醒我:"彝族人很忌讳外人踩踏自家的门槛。"我吓一跳,赶紧问:"要不要去给这家主人道个歉?"她说:"主人没看见,就算了。"是啊,我不知者无罪,他不知道也就等于没有发生。我将刚才照的相片调出来看了一下,拍的效果挺好的,但我的双脚赫然的就踩踏在人家的门槛上,像个证据似的醒目的很,我很快的就把这张照片删除了。

事后我想,假如当时这家主人在场,我的这一无知行为会引发什么问题呢?我不能想象。人与人之间,族群与族群之间,民族与民族之间,往往因为彼此的不了解而发生误会,彼此的不理解而发生矛盾。彼此的尊重首先是建立在彼此的了解与理解基础上的。了解了才知道尊重什么,理解了才知道怎么尊重。帮助不同族群、不同民族彼此了解、理解和尊重对方的文化,这也许就是以异文化为主要研究对象的人类学这门学科存在的首要价值!

三、彝族人的歌舞让人陶醉

大糯黑村男女老少歌舞相送 大糯黑村女人们唱歌敬酒
我们一到达大糯黑村,热热闹闹的彝族歌舞伴随着各种我未见过的乐器声迎面而来,整个村子像过节一样兴高彩烈,热闹非凡!我们进村的时候男女老少歌舞相迎,午饭的时候彝族的女人们手捧烈酒唱歌敬酒,告别时亦是男女老少歌舞相送。这是一个更多地用歌舞来表达情感的民族吗?在载歌载舞中他(她)们看起来是如此的无忧无虑,他们的歌舞令人陶醉,让人迷恋!

当我从大糯黑村返回云南大学庆来堂外的广场时,只见许多人正从庆来堂出来,据说大会闭幕式刚刚结束。历时5天的16届国际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正式落下帷幕,参加大会的各色人等也都各自在忙着返程、撤离、收尾或善后等各项事务。

由08年7月推迟到09年7月才在中国昆明召开的这一届国际人类学/民族学大会,是在全球金融危机还难见曙光、甲型流感还在世界范围蔓延、中国新疆的"7.5事件"刚刚平息的特殊背景下进行的,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都是具有特殊意义的、值得书写的一届大型国际会议。与这次大会相关的人或不相关的人对它的评价必然不同,这次大会在不同人眼里也定会有不同的色彩。我眼里的国际人类学大会其实远比我写出来的要色彩斑斓得多,但是有些东西却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语言只是表达人的思想与感情的一种符号而已!

以研究人类自身为使命的人类学的命运亦如人的命运一样,不是那一个个人可以掌控得了的,那是社会合力的结果,是人类自我反思的结果。世界各国的人类学专家、人类学学者或人类学的爱好者对此又在作怎样的反思呢?

附:国际人类学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世界大会电影节
2009,7,27-2009,7,31昆明

在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闭幕式上,6部人类学影片被评为本届大会电影节的优秀影片,其他参加展映的17部影片获提名奖。获得此次电影节优秀奖的6部影片为:《家族》《Duka的困境》《Koriam的法则与统治的逝者》《祖先留下的规矩》《韩信复仇记》《生活在金三角的人们》。

大会电影节影视组的团队在工作 大会美丽的志愿者在工作

人类学大会影视组面向世界各国的作者征集相关影视作品,截至今年2月,共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影片362部。庄孔韶介绍说,大会执委会影视组制订了严格的影片评审程序及标准,邀请国内外相关领域的权威专家进行了2轮评选,从中筛选出23部入围影片,大会期间在云南大学科学馆轮流展映。大会电影节受到各国学者的热情关注,展映期间共接待了1500多名国内外学者。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IUAES)影视人类学委员会(CVA)祝贺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执委会影视人类学组,于2009年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IUAES)在昆明举行的大会框架内,成功组织了一个由十八个专题组组成的影视人类学专题研讨会以及国际民族志电影节。由庄孔韶教授及其团队组织了这一重大的事件,其任务之艰巨令人望而却步,但必将成为中国影视人类学史上的里程碑。
本文系本站http://www.face21cn.cn/ 的交流论坛板油原创,原文见 一个地方学者眼中的国际人类学大会,请保留本声明。
中国人民大学人类学研究所荣获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十六届大会筹办工作先进集体称号
一个地方学者眼中的国际人类学大会
人大人类学研究所牵头举办举办第16届世界人类学民族学大会电影节隆重举行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落下帷幕
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影视人类学影展规模空前
第16届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发表《昆明宣言》
人类学与民族学大会主题展览和人类学片展映备受关注
人类学家景军谈中国人类学民族学研究成就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第16届大会27日在昆明开幕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文化展览
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影视展映

『人类学学界新闻动态』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