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人类学与民族学都应为一级学科

2014-04-27

人类学与民族学都应为一级学科

石奕龙:人类学与民族学都应为一级学科
厦门大学人类学系:石奕龙教授

一、国际人类学民族学分类

国外,虽然存在着“国际人类学与民族学联合会”(1948年召开大会,1968年成立组织)这样的国际组织与大会等,但在当下的人文、社会科学的分类中,却是人类学包括民族学。其原因在于人类学是研究人类体质与文化演进的一门学科,而民族学只是人类学中研究人类文化的文化人类学的一个分支学科或同义词。

如已故的 吴泽霖教授等根据美国纽约女王学院教授查尔斯·威尼克(Charles Winick)主编的《人类学词典》编译出版的《人类学词典》中“人类学”词条云:人类学,从生物的和文化的角度对人类进行全面研究的学科。此词由anthropos和logos组成,从字面上理解就是有关人类的知识学问。最早见于古希腊哲学家亚里斯多德对具有高尚道德品质及行为的人的描述中。1501年,德国学者亨德(Magnus Hundt)用这个词作为其研究人体解剖结构和生理著作的书名。因此,在19世纪以前,人类学这个词的用法相当于我们今天所说的体质人类学,尤其是指对人体解剖学和生理学的研究。进入19世纪后,欧洲许多学者开始对考古学化石遗骨的发现感兴趣,这些遗骨常伴有人工制品,而这些人工制品在现存的原始民族中仍在使用,所以学者们开始注意现存原始种族的体质类型和原始社会的文化的报道。这些情况最初是由探险家、传教士、海员等带到欧洲的,尔后人类学家也亲自到异文化中去搜集这方面的材料。因此,人类学中止了仅仅关注人类解剖学和生理学的传统,而进一步从体质、文化、考古和语言诸方面对人类进行广泛综合的研究。当然,由于各国学术传统的差异,对人类学的名称及各分支学科有不同的理解。在欧洲大陆,人类学一词仅作狭义的解释,即专指对人类学体质方面的研究,对人类文化方面的研究则称为民族学。在人类学的各分支学科中,体质人类学是从生物学的角度对人类进行研究的学科,它包括人类的起源、发展、种族差异、人体与生态的关系及现存灵长类的身体和行为等内容。文化人类学是从文化的角度研究人类所习得的种种行为的学科,它研究人类文化的起源、发展变迁的过程、世界上各民族各地区文化的差异,试图探索人类文化性质及演变规律。广义的文化人类学包括考古学、语言学和民族学,狭义的文化人类学即指民族学。民族学是在民族志基础上进行文化比较研究的学科。文化人类学家所做的最具成就的工作是对人类的婚姻家庭、亲属关系、宗教巫术、原始艺术等方面的研究。在英国学术界倾向于将这部分内容称为社会人类学,有时又统称为社会文化人类学。[1](P30~31)

该词典的“民族学”词条说:民族学,文化人类学的一个主要分支,内容在比较的基础上研究当前的文化和文化理论。它与民族志不同,着重研究民族理论和对不同的民族制度进行比较研究。这个词是1839年由爱德华兹(W. F. M. Edwards)在一个人类学团体“巴黎社会学会”开会时提出来的。长期以来被用作人类学的同义词。在欧洲该词有时也指民族志。[1](P239)

亚当·库珀与杰西卡·库珀主编的《社会科学百科全书》认为:人类学,在本条目中论述的是被理解为完整的“人的科学”的“人类学”。在这个术语的使用中存在着混乱,因为它在欧洲通常仅指“体质人类学”。但是,现在,尤其是在美洲,人们十分清楚地认识到,“人类学”指这样一个学科,它包含灵长目动物和人类进化的研究以及史前考古学、语言学和社会-文化人类学的研究;后者被理解为对无文字的民族的比较研究。[2](P24)

而该词典的民族学条目说:由于不同的民族传统,民族学有着各种不同的定义。民族学这个词似乎是在18世纪后期由查范内斯在瑞士提出来的。在19世纪,民族学的研究包括了关于人的“道德的和体质的”不同方面。对于文化现象观察、分类和解释只是逐渐地从生物人类学中分离出来。今天,在中欧和俄国(前苏联)等,“民族学”仍然是从历史的角度加以考虑的,而且,一般说来,这个词通常指对民族志领域中资料的综合,这种综合是一种对更具理论性的分析的初步准备。在另外一些地区,民族学成为一个“文化人类学”或者甚至“民俗学”的同义词。[2](P249)

日本的著名人类学家祖父江孝南教授认为:在美国,作为以“对人进行综合性研究”为目标的学问,首先产生“人类学”领域。……人类学大致分为3个领域,首先,“自然人类学”是指英语的physical anthropology。所谓physical,意思是“关于人的身体的……”在日语中,与“文化”相对应,是从研究“自然”这一点出发而翻译成“自然人类学”的,但从“研究身体的‘形态’和‘实质’”这点出发,也译为“形质人类学”(战前也叫做“生体人类学”)。……其次,史前考古学(prehistoric archaeology)是发掘古代遗迹,对史前时代进行研究的学问。……与上述两个领域相并行的是文化人类学(cultural anthropology),它是以地球上现存的所谓未开化民族为对象,从生活结构、习俗、社会结构、价值观、宗教等方面进行研究的学科。不过,最近连文明社会也作为该学科的研究范围了。……总之,因为该学科是对人类文化的各种各样的形态进行比较研究,所以称为文化人类学。……在这个领域里最基础的学科是进行各民族(种族)文化比较的民族学(ethnology——由表示“民族”的希腊语ethnos所构成的词)。有时候也把记述各民族文化的领域作为民族志学(ethnography)以示区别。[3](P4)

祖父江孝男又说:英国的分类酷似美国的,是把人类学分为自然人类学、史前考古学、社会人类学3大部门,根本不用文化人类学这一名称,在对现存各民族的研究中,完全把中心放在社会结构上,是英国的特色。另一方面,与美国的划分法成鲜明对照的是德国和奥地利(通常多简称“德奥”)。这两个国家都以德语为国语,有着许多共同点。在这两个国家里所谓的人类学(anthropologie),光指美国所说的自然(形质)人类学,与之相对立的学科是民族学。这里所谓的民族学的中心,主要是民族文化史,因而在许多情况下也包括史前考古学,但是没有包括人类学和民族学的名称。……此外,法国、荷兰、比利时,虽然也采取美国式分类法,但在欧洲其他国家,都是所谓“德奥”式。苏联亦属此类。

他还说:“日本的情况更加复杂。大致说来,在这个领域内,战前向日本引进的完全是德奥式的思维方法。因而在日本,人类学系指自然人类学;社会、文化方面的研究通常称为民族学。然而,战后随着美国学问的强烈影响,文化人类学的名称逐渐普及,结果与德奥式用语混合了。”

“这里顺便说一下,在日本这个领域的学会因为是战前创建的,其名称和构成都继承战前的传统。日本人类学会(1884年创建)就是自然人类学领域的学会。此外,日本民族学会(1934年创建)就是文化人类学、社会人类学领域的学会。并且,以该学会为核心,于1974年(昭和49年)在大阪万国博览会会址创建的国立民族学博物馆,可以说是文化(社会)人类学的研究所兼博物馆。”[3](P4~7)

总之,在国外,绝大多数国家的学科分类也即国际通用的学科分类中,人类学都包括民族学(或属于文化人类学或社会文化人类学),只有德奥与前苏联是将人类学与民族学并列,前者以人类生物属性为研究对象,后者以人类文化与社会属性为研究对象。不过近来的发展趋势也是人类学逐步取代民族学,或者包容民族学。例如德国除柏林大学保留欧洲民族学系外,许多大学都发展出文化人类学或历史人类学计划而不是民族学计划。又如在日本,虽然有20世纪30年代创建的日本民族学会(后改为日本民族学振兴会)和70年代建立的民族学博物馆,但在大学中却没有民族学学科或系,有的只是人类学学科或文化人类学学科,如东京大学、中部大学、京都文教大学等都有文化人类学科。法国的民族学会虽然创建于1839年,莫斯等也曾经于1925~1940年建立民族学研究所或研究院,但后来则多以人类学包括之,并建立人类学或文化人类学的研究机构与系、所,如法兰西学院中的社会人类学实验室为列维-斯特劳斯建立于20世纪60年代。到20世纪末,法国现有的55所大学与文科学院中,“有一半已经开设人类学课程,而全国人类学方向的研究和教学职位的总数已经达到约四百个”,[4](P273)但却鲜有开设民族学的课程,或建立民族学系。在英国,如剑桥大学、牛津大学、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等著名的大学中,也只有人类学系或社会人类学系或研究所,而没有民族学系和研究所。而在美国更是如此,美国四百多所大学中有人类学系,但却没有一所大学以民族学命名设系。实际上,在国外,这是因为在旧有的观念中,民族学通常与所谓的异质的“简单社会”的文化为研究对象,而人类学属下的文化人类学则已将视角扩大到了我们这样的“复杂社会”,不仅研究异质的“他者”,而且也研究本土的“我者”,所以大家都多用人类学或文化人类学的名称,而少用或不用民族学的名称,最多只把民族学实为是与文化人类学类同的学科,而且这种民族学是以人类文化为研究对象的。

二、中国人类学民族学分类

然而,中国目前的学科分类非常混乱与古怪,与国际不接轨、不同步的地方大有存在。例如在国务院学位办的学科分类中,民族学(0304)作为一级学科,其下还有包括了民族学(030401)、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政策(030402)、中国少数民族经济(030403)、中国少数民族史(030404)、中国少数民族艺术(030405)等几个二级学科。人类学(030302)则为社会学(0303)一级学科下的二级学科。而在教育部学位办的学科分类中,人类学更是被分解得七零八落,归在不同的学科中。如在生物学(A180)一级学科中有人类学(A18067)二级学科,其下又有人类生态学(A1806730)、人类学其他学科(A1806799)等三级学科。在社会学(E840)一级学科中又有社会人类学(E84057)这样的二级学科。而在民族学与文化学(E850)这一个一级学科下又有民族问题理论(E85010)、民族史学(E85020)、蒙古学(E85030)、藏学(E85040)、新疆民族研究(E85042)、文化人类学与民俗学(E85050)、世界民族研究(E85060)、文化学(E85070)、民族学其他学科(E85099)等二级学科。总之,国内的人类学、民族学的学科分类非常古怪,它就像“拿大顶”一样,是一种颠倒的状况,即头在下,脚在上;有的则是重叠的。难怪国外的人类学家、民族学家来参加会议或交流时一头雾水,指责与见怪声音连连。实际上,国内的学者也被此弄得晕头转向,大家都意见纷纷,觉得现行这样的分类非常不合理,明显是与国际脱轨的。我们以为,以民族学或社会学来归纳人类学真是一种本末倒置的现象,尤其是在今天,将原本是一个一级学科的学科都拆成两个一级学科,如原先的一级学科经济学分成理论经济学与应用经济学两个一级学科,原先的一级学科历史学分成中国历史、世界历史、考古学三个一级学科时,再像现存的这样把原先就是不同的学科归在一个学科中,如把人类学、民俗学、人口学归于社会学中,就实在是混乱不堪了。实际上这也不利于社会学的发展,因为社会学下的分支,在这种社会学一级学科下又有社会学二级学科的分类中,它们都成了三级学科。另外,有人认为民族学与人类学相等,可以归并于一类,然而,这种想法与分类在中国却是不妥的。

为何如此说?这是因为,在中国,因1949年以来几十年来的发展,中国的民族学实际上与人类学或国际上通行的民族学是不同的。中国的民族学并非以人类的文化为研究对象进行研究的学科,而是以中国少数民族为研究对象进行研究的学科,而且重在对民族问题的研究。如《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的民族学(ethnology)条目云:民族学是“以民族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它把民族这一族体作为整体进行全面的考察,研究民族的起源、发展以及消亡的过程,研究各族体的生产力、生产关系、经济基础和上层建筑。它是社会科学中一门独立学科。”[5](P321)有的人还进一步强调“现代民族学应该以研究民族问题为重点”,因为“在当今世界,民族问题具有普遍性、长期性、复杂性、国际性和重要性。民族学既然以民族为对象,必然要研究民族问题。把民族问题研究好、处理好,对民族繁荣发展,加强民族团结,构建和谐世界是很重要的。”[6](P13)

正因为国内目前的民族学一级学科是民族问题之学,故当下国内编号为0304的民族学一级学科,下面又包含了民族学(030401)、马克思主义民族理论与政策(030402)、中国少数民族经济(030403)、中国少数民族史(030404)、中国少数民族艺术(030405)等几个二级学科。

这种状况是在中国的国情中孕育、发展而成的。在新中国成立初,为了建立无产阶级的学术理论体系,曾经将诸如人类学、社会学、政治学、法学等学科视为资产阶级学科而加以取缔。然而,为了建立各民族平等的政治制度等,也需要了解国内的民族情况,以及解决国内的民族问题。换言之,由于当时有了解国内民族和培养民族干部的需要,而且当时正处于全面向苏联学习的时代,因此,国内展开了旨在解决国内民族问题的民族识别运动以及稍后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同时也建立了一些民族学院与民族研究机构。同时因为苏联有民族学这一学科,所以中国也就保留了民族学这一学科名称,并与前苏联一样归属在历史学科中。但它却与苏联不一样,是以民族为研究对象,重点研究国内的少数民族及其问题,而不是用它来研究人类文化的发生与发展的规律。由此开始,国内的民族学就不完全是原本的文化研究的学科了,而与国际通行的民族学分道扬镳而变成着重于解决少数民族问题的研究,以至20世纪60年代在中国科学院建立与此相关的研究所时,并没有像苏联那样成立“民族学研究所”,而是成立“民族研究所”(20世纪90年代后才改为民族学与人类学研究所,但其内部的框架依然是民族问题研究)。

三、人类学民族学分类之我见

改革开放后,在学科恢复与重建的浪潮中,民族学也摆脱历史学科的羁绊,而独立出来,成为独立的学科。虽然用Ethnology作为学科的名称,但它却更加明确了它是一门以民族为研究对象的独立学科,实际主要从事与少数民族相关的民族问题的研究,故在民族学这一独立的一级学科下又包含了研究民族文化的所谓“小”“民族学”,同时也用Ethnology为名称,而这一小民族学才真正地与狭义的文化人类学或社会人类学类同。此外民族学一级学科还含有研究、构建、阐释中国历史上和当代各少数民族的起源、形成、发展的过程与意义,阐释他们对中国整体历史发展的作用与贡献以及阐释多民族统一国家的形成与发展过程的“中国少数民族史”;研究少数民族经济和少数民族地区经济及其发展的“中国少数民族经济”;研究、揭示民族和民族问题这一历史现象发展规律,阐明无产阶级及其政党认识、解决民族问题的基本立场、原则、途径、方式和处理国内民族关系、解决民族国内问题的基本指导原则和行动准则的“马克思主义民族问题理论与民族政策”;研究、探讨中国各少数民族艺术形式的内在构成因素及与外部的相互关系,并考察与探究其发生、发展的规律,同时也承担传承与发展以各种艺术形式表述的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任务的“中国少数民族艺术”等几个二级学科。从而也与有关人类体质与文化发展规律研究的人类学区别越来越大。因此,可以说目前国内的民族学已形成为一门研究民族问题的独立学科,以至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会的分类中,并没有“民族学”而只有“民族问题”。由此看来,在国内,以民族学命名的一级学科,是民族问题研究之学,它与民族问题为中心,涉及人类学、历史学、政治学、经济学、艺术学等学科的一些分支,是一种跨学科的研究,而且由于以少数民族为研究对象,故多强调其独特性。

然而,改革开放后重新恢复与建设的人类学则与这一以民族问题为中心,以国内少数民族为研究对象的学科有所不同。从学理上讲,它坚持与国际通行的分类状况同步,认为“人类学”一词,英文是Anthropology,此系由希腊文ανθρωποζ和 λογοζ合成的。Anthropos意思为人或人类,logos意为学问、科学,组合在一起,其意思是与人有关的研究或研究人的学问、科学。它强调并坚持认为,这是一门研究人类的体质与文化发生、发展规律的学科,而不是重在研究民族问题的学科,虽也需了解、认识各民族体质、文化的特殊性,但它更注重的则是人类的共性,因此强调整体观、跨文化比较等都是其特点。此外,从学理上说,因为人是高等灵长目动物,所以人类学中有专门研究人类的生物属性的分支,此即体质人类学(Physical Anthropology)。它也称生物人类学(Bioanthropology)、自然人类学(Natural Anthropology)等。它是一门研究人类自身起源、分布、演化与发展、人种形成以及现代人类种族、民族、族群的体质特征、类型及其变化规律、人类体质特征与环境的相互关系等问题的学科。它还包括古人类学、人体形态学、人种学、灵长目行为学、分子人类学或人类遗传学以及人体工程学、人类工效学、法医人类学等。

其次,人是文化与社会性的高等灵长目动物,因此其有很强的社会性与文化性,故人类学的另一最重要的分支就是文化人类学(Cultural Anthropology)。它是一门从物质生产、社会结构、社会组织、社会控制、风俗习惯、宗教信仰与意识形态、文化意义等方面整体研究人类文化发生、发展规律的学科。它包括社会人类学或民族学、经济人类学、政治人类学、法律人类学、历史人类学、心理人类学、宗教人类学、都市人类学、乡民人类学、认知人类学、象征人类学、解释人类学、生态人类学、影视人类学、性别人类学、艺术人类学等。

其三,由于人类学主旨是研究人类的体质与文化的发生、发展的规律,那么它需要用考古的方法来搜集文字历史之前的人类的体质与文化的遗存、遗迹等,并对这些事物进行阐释,故它需要考古人类学(Anthropological Archaeology)这一分支的支持,故在其分支下就有了考古人类学这一分支。考古人类学是一门运用考古学方法收集实物资料,并通对这些古代人类活动所遗留的文化遗存、遗迹等物质文化资料进行研究(描述与阐释)古代人的行为与社会文化的人类学分支学科。它还包括田野考古学、聚落考古学、新考古学及高科技的测定年代的考古技术等。

其四,人类是通过语言来交流与沟通的,各民族创立的语言也是各民族文化的一部分,人类学又要求要通过对研究对象语言的了解与掌握来认识研究对象的文化,故在人类学中也包含有语言人类学这样的分支。而实际上语言学中的描述语言学正是人类学家在对异民族的调查中逐步发展出来的。因此,在人类学中,语言人类学(Linguistic Anthropology)是从人类学角度研究人类语言现象和语言实践的学科。包括历史语言学、结构语言学、描述语言学、语义学、社会语言学等。

其五,近几十年来,人类学理论以及对文化现象等的认识已有不少真知灼见,也常去处理一些社会问题,这就使应用人类学发展蓬勃起来,因此人类学中的分支学科应用人类学(Applied Anthropology)也不断发展壮大,也成了人类学中的一大分支。它是在承认人类社会不断向进步的方向发展的前提下,把人类学家对人类、文化、社会的知识与理论,应用于改善与改进人类社会生活不尽满意的地方,以促进人类社会文化向进步方向发展的学科。由于研究范围的不同,它也包括发展人类学、行动人类学、教育人类学、医学人类学、旅游人类学、老年人类学、营养人类学、工业人类学、农业人类学、旅游人类学等分支。

如此看来,国内的民族学主要是民族问题之学,而人类学则是人及其文化的演进与阐释之学,两者不应该混为一谈,同时由于历史的关系,由人类学替代民族学也不太妥当,因此,目前最佳的方法是:在国务院学位办的分类中,把人类学从社会学的一级学科中分离出来,在教育部学位办的学科分类中,增加独立的人类学,即都把人类学提升为所谓的一级学科,并建构其二级学科,如上述的五门及各自的三级学科。至于原在其他一级学科下属的人类学二级学科,可以并存,或逐步转到人类学的一级学科中。这样处理,应该是最佳方案。因为它既照顾了国内学科形成的历史,也顾及了学科今后进一步发展的需要。不仅人类学可以获得较名正言顺的地位,更好地与国际接轨,而且把人类学等从社会学中分离出来,也有利于社会学本身的分支学科的地位提高与发展,同时也不会使有中国特色的、以民族为研究对象的民族学的独立地位受到损害。所以,笔者认为,在今天新的一级学科纷纷独立出来的时代中,人类学也应该独立出来或上升为一级学科,而与民族学、社会学并列,同时,也只有这样做,有许多学科分类的混乱与颠倒就可以逐渐厘清与理顺,因此,民族学、社会学、人类学都应该是一级学科这样的分类,才是今后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或者哲学社会科学繁荣发展的基本保障与必由之路。

[参考文献]

[1]吴泽霖.人类学词典[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91.

[2][英]亚当·库珀与杰西卡·库珀.社会科学百科全书[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89.

[3][日]祖父江孝男.什么叫文化人类学[A].(日)祖父江孝男,等.文化人类学百科辞典[M].青岛:青岛出版社,1989.

[4][挪威]弗雷德里克·巴特,等,著,高丙中,等,译.人类学的四大传统[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8.

[5]林耀华.民族学[A].中国大百科全书·民族卷[M].北京: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1986.

[6]周光大,主编,王光荣,柏贵喜,副主编.现代民族学(上卷)[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09.

【作者简介】石奕龙(1952~),江苏无锡人,厦门大学人类学研究中心主任、人类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福建厦门;邮编:361005。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第34卷 2012年第2期



学科互动:论中国人类学的学科地位
人类学在中国的命运为何一波多折
人类学与民族学都应为一级学科
《外国文化人类学发展史》纲要
人类学介绍
《人类学概论》纲要
以言行事与符号“仿真”
英国早期人类学家四人传略
上世纪下半叶的欧美人类学理论
当前中国的社会学/人类学学科建设——从学科史和互为学科性角度谈起
考古学与人类学、历史学的关系漫议
关于“人类学”与“民族学”的关系问题
美国人类学流派——心理学派
文化变迁
人类学来到中国:起到重要作用的学者概况及其著作情况
文化唯物主义
人类学传播学派
核心家庭_多偶婚姻所产生的家庭_扩大的家庭
人类学田野工作
马林诺斯基及其文化功能论
中国人类学世纪回眸
文化人类学的定义
人类学起源
比较研究方法
社会文化整合水平

『人类学学科基本知识、基本理论、理论流派』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