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家风正,家族兴——浅谈《金翼》中的家风

2015-11-01

家风正,家族兴——浅谈《金翼》中的家风

摘要:《金翼》中黄、张两家在发展的初期虽有着类似的轨迹,随着时间的推移却以迥异的结局收场。黄家分家后的文、武两房同样一贫一富、一衰一盛。造成这种对比的原因有很多,家风的不同是其中不可忽视的一个方面。在德行、心态以及对待亲人的方式上,三个家族的区别非常发人深省。家风是对家族运势有着决定性的深远影响。

关键词:家风 德行 心态 亲情

作为一部记载了一个螽斯诜诜的大家族的“史记”,《金翼》在篇幅上算不得宏大。与之类似的以家族支派的兴衰变迁为线索的名著,如《红楼梦》,如《金粉世家》,如《京华烟云》,洋洋洒洒都有三、四倍于《金翼》的字数。然而,这短短二十章正如一坛陈年花雕——因历时弥久虽所存不多,却丝毫不影响酒香的甘冽醇厚。相反,简练的文笔使得其中蕴藏的滋味更为绵长厚重、发人深省。正如鲁迅先生谈《红楼梦》所言,“经学家看见《易》,道学家看见淫,才子看见缠绵,革命家看见排满,流言家看见宫闱秘事……” 。《金翼》带给我的感触岂止一篇文章所能容纳,我只能就一点勉力一谈。

一开篇,林先生就开门见山地将黄、张两家截然不同的发展轨迹介绍给读者。与东林领导下的黄家武房虽饱受挫折却蒸蒸日上的家族命运不同,芬州领导的张家与大哥领导的黄家文房虽同样有过欣欣向荣的好日子,一旦遭逢不测却极容易元气大伤,乃至一蹶不振。黄家武房这种奇妙的化险为夷的幸运被书中的人物理解为“风水”的庇佑,即“金翼之家”占据的金鸡展翅带来福瑞,而张家宅邸“龙吐珠”的好风水被公路截断。然而,作者更深入地指出,风水仅仅是表层的巧合,家族命运的背道而驰实则是“因人类感情和人与环境互动而结成的大的网络”的影响。所谓“积善之家,必有余庆”,在我看来,林先生所言的这种网络的体现形式之一就是家风。

“家风”一词,乍闻似乎是书香门第特有,在不受温饱所困的基础上才可能去追求的意识形态范畴的玄妙之物。被誉为“古今家训,以此为祖”的《颜氏家训》的作者颜之推正是深受儒学思想影响的大文学家。即使东林在生意场上如鱼得水,为家族积聚了一定的财富,《金翼》到底仍是设定在“蛮村”,绝大多数村民 “面朝黄土背朝天”,日复一日辛苦劳作。然而,黄家武房确然成就了团结、包容、与人为善、从容不迫的家风,在这种家风中成长起来的子子孙孙都自然而然有着正直、良善、平和的人性。在人生的岔路上,正是这种人性促使他们屡屡做出正确的抉择。因而,无论贫穷还是富有,无论有心还是无意,无论是大家族还是小家庭,家风就在点点滴滴的日常生活中逐渐形成,并且对每个成员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这是被所有家族成员认可并共同遵循的处世哲理、思维模式、价值取向、待人风格、精神追求。我试图从三个层次理解《金翼》中的家风:其一德行,其二心态,其三博爱。

一、德行:决定家风的根本

正如《大学》所言,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家族成员,尤其是家族领袖的德行,是家风的决定性因素。东林虽然在年轻时性急易怒,年老后转为平和圆通,但他的善根似乎与生俱来。首先,对待他人的滴水之恩,东林坚持铭记在心,涌泉以报。东杜正是由于身为在与欧阿水的官司中鼎力支持他的叔父玉衡之子而得到了东林的照拂。第二,无论是东林本人还是黄太太,无论是身处店铺还是面对家庭纠纷,黄家武房都秉承正直的德行。譬如,当小哥与三嫂发生争执,并波及三哥、四哥、五哥、伯母林氏时,黄太太始终是“一位息事宁人且善良的母亲,不偏袒任何一方”,甚至她的态度反过来“极大地影响着东林”。第三,在家族以外,黄家武房仍有惩恶扬善、打抱不平的作为,这在五哥为被筑路队建工欺负的黄村村民打抱不平一事中可见一斑。

尽管芬州也是一个“精明而有远见”的人,洞察力却显然不足以保证一个家族趋吉避凶。芬州德行上最大的弱点就是吝啬和自私,这在兴建新房的时候第一次得到了体现。即使是对待家人,芬州也不肯像东林一样慷慨。如若他善待侄子茂月和茂桥,张家的人丁也并非没有兴旺发达的可能。于是,同样是作为父亲的左右手,五哥的辞世并没有给黄家武房带来毁灭性的打击,茂德撒手人寰后,竟没有值得信任的亲人担当茂衡的坚实后盾,给了朱方扬趁虚而入的机会。茂衡在与张姓女人的鬼混、秘密占用他人墓地移葬父母遗体等等事件中暴露了其心不正、其意不诚。种因得果,张家在茂衡的掌控下终于难逃山穷水尽,茂衡德行上的缺陷难辞其咎。

至于黄家文房,大哥的拿手好戏是挖墙脚与挑拨离间,这非但无法帮助他赢得合作伙伴的信任,还直接决定了其家庭环境的聒噪不安。当四哥和五哥在地里扭打时,大哥非但不劝解,还嘲笑和怂恿他们,并对试图劝架的南明说要一起“看好戏”。由此可见其搬弄是非的特点。此外,文房待人刻薄冷漠。比如,茂衡弥留之际,面对培明的求助,二哥就拒绝提供任何帮助。

决定单个事件能否成功的因素有许多,譬如聪明的头脑、执着的付出。然而,一个人一生的成败却大半取决于德行高低。佛家有言:“种善因,得善果。” 冥冥之中往往报应不爽。对于整个家族而言,每个成员的品性都直接或间接地影响家族的运数。在暮夜却金时道出“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的东汉名臣杨震将清白正直风气遗留子孙,因而杨氏后人个个都是清官,得以流传千古。修炼善根,实在是家族的立足之本。

二、心态:处变不惊的根源

命运安排给东林的磨难其实一点都不比芬州和大哥所受的少。自从幼年,东林在祖父去世后就面临家徒四壁的窘境。此后,小至船只失事,店员被劫,被设计离间与邻里的关系,大至店铺被洗劫一空,错误投资木材生意导致店铺几乎破产,甚至五哥亡故、小哥被掳,乃至福州被攻陷,一切回到原点,东林始终从容相对,认为“这些灾难的发生是生活和事业的正常轨迹”,从不怨天尤人,而是“试图从自己的德行缺失中寻找依据”,坚定信心、从不言弃。

于是,在这种家风成长起来的三哥面对对手老梁陷害时展现了过人的冷静,四哥则展现了积极的进取,他从未甘于现状,而是在工作之余仍旧努力读书,最终成为了家族的重要支柱。

芬州的抗压能力却显然不足:家庭不睦分散了芬州的注意力,使他对店铺经营日渐生疏,他听之任之,并没有致力改变这种插不上手的状况;张太太去世后,如果芬州跟上人们的节拍,参与为亡妻举办的种种仪式,“或许会觉得好过一些”,但他却选择了逃避。芬州的软弱无能必然给其传人造成了影响:当茂衡错信小人以致破产后,他就此一蹶不振,除了哀叹厄运以外,甚至以鸦片进行排遣。如若茂衡有着东林一分的临危不乱、百折不挠,也不至于落得一败涂地的结局。

大哥虽然表面上并没有被挫折击垮,但这更大程度上是由于东林愿意给大哥提供一条退路。尽管一直怀抱着自立门户的愿望,大哥在灾难来临之际却往往退缩到东林的羽翼之下,这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三家在心态上的不同实则体现了处世智慧的修为深浅。“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生命本就是阴阳交变的,充分认识到这一点,才能成就“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心态。

基督教现实主义奠基人、二十世纪美国最著名的神学家和思想家雷茵霍尔德•尼布尔(Reinhold Niebuhr)说过这样一句话:“主啊!求你赐予我宠辱不惊的胸怀,让我能接受我无能为力的;求你赐予我一往无前的勇气,让我去改变我力所能及的;求你赐予我明辨黑白的慧眼,让我懂得区分这两者的差别。”(God, grant me the serenity to accept the things I cannot change;courage to change the things I can; and wisdom to know the difference.)之所以张家每况愈下,正是由于他们在面对如亲人辞世等无能为力的惨祸时拒绝接受,面对如生意不顺等力所能及的挫败时不敢改变,从而被命运一再愚弄。

三、亲情:团结家族的力量

在亲缘意识方面,家族团结、一致对外其实是黄村的传统,这也正是其被称为“蛮村”的缘由。在生意场上,东林精打细算,但是对家人,他却有着无条件的包容和维护。这里的家人远不止直系的子嗣,还包括屡屡忤逆他、背叛他的侄子侄女,黄家文房最终没有落得张家一样凄惨境地,不能不说是由于东林不计前嫌的援助。东林对家人的博爱当然得到了回报,在店铺和农事上,东林最大的助力正是围绕在他身边的家人:即使是后来与之反目的大哥,也为黄家的繁盛立下了不可磨灭的功劳。

东林对家人无条件的维护作为家风传承下去,于是东林的子嗣自然兄弟齐心。在墓祭仪式上有一段有趣的描写:当五哥与村里另外一个男孩因占位发生冲突时,尽管在家里小哥与五哥是“对头”,此时却义无反顾成为他的盟友,拼尽全力维护了哥哥。

与之相对的是文房中大哥的态度:二哥在赌博中与外人冲突,大哥丝毫无意维护兄弟的颜面;对于堂兄弟,大哥就更为刻薄,在分家之前,大哥不停要求四哥和五哥干尽可能多的农活,原因是三哥和小哥读书花了家中的共同财产,引起大哥的不满。大哥贪恋自己的小家庭,却缺乏家族意识,这正是大哥的家庭后来的鸡犬不宁的起因。在处理家庭纠纷中,大哥只能以“昏聩”形容,这种“昏聩”甚至造就了其妻子和儿媳屡屡的无理取闹,这在齐妹砍伤清妈事件中一览无遗。

张家的家族成员之间的亲情就更显淡薄。在茂德过世后,芬州为了颜面强留不愿守寡的儿媳蕙兰,他“固执的骄傲”导致家中吵闹不断,成为芬州生疏了店铺生意以及张家逐渐败落的诱因。至于茂衡,在朱方扬的甜言蜜语下,他完全不顾茂魁遗孀及其子的利益,义无返顾地引狼入室。

可以看出,东林信奉“家和万事兴”,家族成员的和平相处和共同发展是他首要考虑的;芬州更在乎个人的威信和颜面,将家族成员置于一种极不愉快的紧张氛围下,最终分崩离析;大哥的暴躁冒进以及明显的偏心导致家族成员在处理问题上也往往有失偏颇,于是其家族成员也水火不容、冲突不断。

《金翼》中的大家族被林先生形象地形容为被皮带牵引而处于一种微妙平衡中的硬竹竿,亲情在这一关系之网中起到了维持平衡的纽带作用。在当今社会,大家族式的群居生活越来越少,但这并不意味着异地而居的家族成员之间的亲情不再有意义。恰恰相反,正因受到距离的威胁,有意识地巧妙维护才能避免亲情意识日益淡漠。

四、结语

在《金翼》中,黄家武房的家风最正:在德行上,不偏不倚、知恩图报、伸张正义;在心态上,从容不迫、平和淡定、冷静理性;在亲情上,团结齐心、博爱宽厚、不计前嫌。于是,在顺境中,他们脚踏实地,不骄矜挥霍;在逆境中,他们坦然以对,不灰心丧气。黄家文房与张家之所以不仅在逆境中一蹶不振,在顺境中也日渐式微,与他们家风中的不足密不可分。家风是家族传承的根本,且影响深远,决定家族的运势。在家族内部,家风对家族成员起到耳濡目染的教育意义;在家族外部,家风决定一个家族得到怎样的社会评价,奠定了一个家族的社会地位。俗语有云“富不过三代”。完整的说法其实是“道德传家,十代以上,耕读传家次之,诗书传家又次之,富贵传家,不过三代”。将至善的德行、平和的心态、包容的亲情融入家风,方能成就屹立不倒的家族。

作者简介:毕达,浙江大学,



家风正,家族兴——浅谈《金翼》中的家风
致敬“古典时代”别识心裁的知识先导林耀华先生
《腐败:人性与文化》:全球13位人类学家解读腐败的人性与文化基因
《作为自我的稻米》中文版序、译后记
《人类学入门--像人类学家一样思考》
一个人类学家的成长
读庄孔韶《银翅》
《李维史陀》:人类学大师的真实人生
当代亚洲政治人类学的课题与探索
《林村的故事》
庄孔韶文集《行旅悟道》介绍
香港中文大学人类学系推荐的人类学的入门读物
评《人类学的哲学之根》
人类学书目和人类学电子书下载
玛格丽特·米德和她的《文化与承诺》
互为他者的西学与汉学—从《另一种西学》谈起
历史的另一种写法
历史人类学研究的经典之作—读《都铎和斯图亚特时期英国的巫术》
读《多种生态学:人类学,文化与环境》
从《资本论》到《人类学笔记》--马克思晚年思想探源
马林诺斯基与中国人类学—《科学的文化理论》译序
从《金翅》谈林耀华教授
《银翅--金翅的本土研究续篇》
从“金翼”到“银翅”
《文化人类学理论与方法》教学大纲
人类学新知--《人类学通论》评介
《人类学通论》目录

『人类学新书快讯,人类学读书心得,人类学学术书评,人类学主要杂志,人类学书目』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