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类学网站 | 频道首页 | 本站地图 | 论坛留言 | 合作联系 | 本站消息 | |

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与哲思主体的改变

2005-10-13

当前位置 文化与人 [原创]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与哲思主体的改变

■ 回复数:23 ◆ 点击数:1007

作者 主题: [原创]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与哲思主体的改变 ( 页: 1 2 )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4-11.17:32:53            
--------------------------------------------------------------------------------

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是一个很大的课题。但从一般意义上说,它总是以人的某种主体知性的状态去观照世界,并从这个观照视野中探求价值、发掘有序,以使人的对象世界在这个视域内,具有为我客观化的主体帷幄性质。


人们熟知的观念方式,大致有三种:一、以个体认知活动、生命实践为原点的观念方式。二、以人们所在社会的历史文化及其社会发展为原点的观念方式。三、以当下时代发展特征所提供的诸多实践文化为原点的观念方式。


人类认知原点的不同反映了人类生命活动的层次性,生存空间的多样性,和人类实践文化对人类社会发展构成的多重社会展性。同时,人们的认知原点不同,由这一原点所由展开的哲学形态亦不同。它的立论基础是:凡对客观世界认知者,都有一种他对这个世界主体知性状况的能动把握(又所谓知域构成)。


当这种主体知性状况以个体认知活动、生命实践为原点时,这个世界的理性全貌仅被他所经验的观念方式描述着、展示着。超出其外,他不知到世界的其他意义,更不要说哲学意义。人类个体能力的差异,所处社会生存环境的差异,志趣和研究方向上的差异,个体知识构成的差异,不同文化背景上的差异。。。。构成了人类个体认知的不确定性,也构成了人类生命活水的不竭源头。


当这种主体知性状况以他们所在社会的历史文化及其社会发展为原点,这个世界的理性全貌便打上了他们历史文化诠释其中的烙印,整个族群社会生命的合理性,亦在这种文化精神的实践拓展中,从他们社会变换自然的固有协同模式中得到生动显现。但是,被一国所经历的生命文化,决不能对他国生命文化强行取代。因为每个国度的历史及其生命文化,都是他们特定文化精神协同于自然的物在模式。打乱了他们国家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文化精神,就割断了历史,破坏了他们协同自然的社会生命之本。世界还有安宁乎?


当这种主体知性状况以当下时代发展特征所提供的诸多实践文化为原点,辟如:市场经济就是一切民族国家变换自然活动的共同实践文化。而人们对信息和网络技术的推广运用,世界贸易组织对其成员国越来越细化的分工与要求,知识经济和知识管理对公司、企业的全面打造,均在市场运作、社会结构、知识信息、经营管理等实践环节方面提出更多的要求(这些都属于实践文化)。其中大多数要求的提出,都与人类整体变换自然的内在需要相吻合,它们作为媾和在人类变换自然活动中某一环节的实践文化,具有社会技术的性质。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一点也离不开把不同市场载体-文化主体(即不同民族国家)联结一起、协同发展的各类社会技术。但是,无论哪种社会技术,都不能成为发达国家用来统辖和制约他国发展的政治‘武器’。


需要指出,无论哪种观念方式,它们都是在人的认识与实践某种理性分离状态下的产物,都不能消弭人类个体同他们社会实践之间‘知’、‘行’关系中的固有矛盾。以致,我们无法避开个体认知行为的不确定性,难以超越自己文化观念方式的偏狭性,无从摆脱人类认知能力局限于时代特征的最大截取性。传统观念方式对这种情况的默认,几乎像真理一样,达到不可动摇的地步。然而,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就是要消弭这些矛盾,避免人类文化观念方式的这些缺憾,动摇人们最最习以为常的认知理念。


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显然是一种带有共性意义的事情。构成这一变革基础的知性主体,也与前面三种认知方式不同。质言之,该种主体知性状态,是在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活动中构造并演生的,它业已带有行思于物——物合于人的本体论性质。 从这个意义上说,哲思主体知性状态的改变是人类观念方式变革的前奏。


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始源于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改变,而这种结合关系是最为哲学所关注的。


引用我在《哲学——应当这样理解!》的话说(网址http://www.chinathink.net/forum/dispbbs.asp?boardID=3095&ID=14863&page=4),哲学应当有所为、有所不为。


哲学有所不为的意思是说:哲学关注的对象,永远是有人的存在关系媾和其中的对象事物,但关注的方式不是驻足在某一事物之上,而是遨游在所有事物之中!因此,哲学十分强调,把对象世界中事无具细的方面交给具体学科(自然科学)和人们变换自然的社会实践(即社会科学与社会技术,和诠释其中的人的心理学)。只有这样才能不断丰富和扩充有人的存在关系媾和其中的对象世界!


哲学的有所为,则总是把她的落脚点驻足在那些对人具有类属关系的对象事物之上。譬如:在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中,不同历史文化的人类个体及其民族国家之间,总要结成一定的相互关系,和由这些关系引发的各类事物(全球性事物——类属性事物)。哲学是否发展,就看她行思于物的知域构成是否驻足在这类事物之上!无疑,这类事物具有历史客观性和关涉人类共同命运的属人性。因此,哲学把这类具有双重社会属性的事物,视为有人的主体性关系媾和其中的类属存在物,认为:不同历史文化的人类个体及其民族国家之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的相互关系,是一种互为对象的整体性关系,是通过市场文化运作从对象方面发掘类属价值的相互类属的关系。以至,它为人类个体的生存与发展,拓展了叠合其中的丰富文化展性;为彰显人类生命伟力和自由空间,开辟了媾和其上的和谐时空维度。


那么,当代哲学行思于物的知域构成又是怎样的呢?这是一个直接触及人的本质究竟为何的根本问题。


马克思主义哲学始终把人的本质放在人和自然的具体结合关系的历史状态中分析考察,并将其概括为全部社会关系的总和。来在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的历史条件下,就更要把人的本质放在能够包容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全部历史及其一切衍生形态之中。


但是,新的历史条件下,我们也必须做出正确的抉择:是通过历史与逻辑统一的抽象意识模式,对人的本质做出新的规定——以指导人类对于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能动与自觉?还是通过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活动,在不同历史文化的民族国家之间、人类个体之间,形成一种有效控制这一变换进程的主体性模式——一种物在的、历史流变的、民族国家之间在市场文化运作中相互类属的发展模式?是让人的能动自觉确立在高度抽象的学习背景和个体狭义的实践体验之中,还是将他们的社会生命直观在他们特定历史文化的国度之中,并通过该国度投身市场文化运作的物在方式——人类变换自然的主体性方式——鲜活地显现出来?抑或说,当下的哲学是行思于某种抽象的思维-意识模式,还是行思于人类变换自然的物在主体性的社会操作模式?人类社会的迅速发展,各种矛盾蓄积一起带给人类生存的巨大压力,已经到了必须果断做出抉择的时候!


显然,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取决于我们的‘思’对于延展我们社会生命活动的‘物’——即民族国家作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是否具有可入性。换句话说,取决于这种运作文化是否包涵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本原性质;取决于构造在人类历史活动之中的民族国家,能否在它对人类体认文化的结构性包容中(人的社会生命机体中),把他们投身市场文化运作的社会生命状态(行思于物——物合于人)直观地再现出来。


勿庸置疑,倘所有民族国家及其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对他们文化族群及其社会生命是可入的;倘全球经济生活直接就是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现实类生活;倘民族国家——作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直接就是人类行思于物的(本体论的)物在模态。那么,这个类生活、连同他们/它们的市场文化运作,就成为当代哲思的新的生命原点,就成为我们行思于物的知域构成。


在这里,原来那种以体认文化为核心的三种观念方式,被有效地分解了、融合了。原有观念方式的不确定性、偏狭性和最大截取性,也在这个知域构成中被圆满地化解了、克服了。


一般说来,认知原点的不同,由此所理解的意义世界不同,各自的语境也就不同。它说明,人们在哲学认知上的差异是客观存在的。


无疑,每一种认知原点都代表着人和周围世界具体结合关系的一个主体性层面,每个层面都有其类属于人的主体知性状况,每一种认知状态均提供一种哲学展态(哲学形态)。换句话说,对哲学的认知具有与人的这三种主体知性状况相对应的意义世界和认知展态。它反映了人类生命活动的层次性,生存空间的多样性,和人类实践文化对人类社会发展构成的多重社会展性。当然了,立足这种哲学展态的观念方式也会因此而不同。但有一点可以确定,人类认知原点的缺憾,必然导致人类观念方式的不足、自相矛盾、甚至混乱。


那么,与人类观念方式变革相对应的认知原点又该如何确定?由该原点所确立的人类观念方式能否克服以往观念方式的弊端?显然,在对这类问题进行探究的同时,又把哲学的走向纳入到与人类当下社会发展及其历史命运息息相关的真实视域。


为此,关于认知原点的选择就变得十分重要了。无疑,它不能认同个体认知原点,也未看好以某一社会历史文化作为认知原点的哲学,同样不能把具有时代特征的某种实践文化作为它的认知原点。因为,它们分别处在人类变换自然的不同生命层次、活动空间,仅具有代表这个时代的某一特征。干脆说,它们都有各自的弱点与偏狭。


怎样才能把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确定在社会公约性和历史公约性的认知原点之上呢?这就是本文最为核心的关键!更为重要的是,它为我们窥视人类哲学的发展走向提供了极好的端倪。


在前文叙述中,我把这个认知原点确定在与人类历史同步发展的物在主体之上,亦即确定在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民族国家之上。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恰是在这个物在性质的认知原点上建构、完成的。


我们知道,民族国家的主体知性状况,既与他们的历史文化及其文化精神有关,又与他们/它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有关。欲使变革后人类观念方式克服以往观念的全部弊端,就必须选择一种对所有民族国家具有公约性的认知原点。而这种具有公约性的认知原点,无非包含两个方面,即社会方面和历史方面(抑或社会等一方面和历史通约方面)。


从社会公约性的角度说,所有民族国家,在全球经济生活的整体视域下,已然成为一个族类存在,各个国家的历史命运已然具有了与这个存在不可分割的整体性质。为此,我们把世界各国共同组成的发展整体称之为世界社会;把拥有自己历史文化的民族国家称之为这个整体(或族类存在)中的类属文化单元。如此,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条件下),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的所有民族国家,就在人类变换自然的整体性活动中,成为世界社会的一员(它要求确定彼此之间社会等一的和谐关系)。它的意义如同文艺复兴时期倡导的天赋人权那样,每个国家都将通过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成为天然的类属文化单元。那种在经济上以强凌弱、制裁不听话国家的做法,那种对落后和发展中国家坚持市场性歧视的做法,那种在国际性公约、国际法和国际社会间的行为准则上始终坚持双重标准的做法,显然是与此背道而驰的。


从历史公约性的角度看,1、所有民族国家又都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经线上的产物。2、他们/它们从出于不同地域,拥有各自的历史文化,在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上始终作为一个相对独立的社会发展连续统。3、他们在反对资本主义殖民统治的斗争中,在西方文化对落后和发展中国家的强行渗透中,始终坚持他们/它们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文化精神与独立人格。4、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他们/它们更加期待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的双重资格,参与市场文化运作,投身全球经济生活。以上这四个方面,显然是所有民族国家在历史公约性方面的基本表现。它将告诉我们:即使在全球化的视域内,各个国家作为一个发展连续统的基本事实,也是不可否定的!那种借着全球化的神话,按照自己文化准则(运用经济的、政治的、军事的、外交的、文化的各种手段)强行打乱他国内政秩序、割断他国历史的做法,必将在世界范围内引起不可收拾的后果。


综上所述,当我们把哲学的认知原点确定在满足这两个公约性的物在主体之上,由此所提供的人类观念方式与视角,不正是我们从人类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内在规定中发出的深深呼唤吗?!当我们从这种变革后的观念方式中看到了值得人类共同期待的价值前景,不又同时证明了这个认知原点在选择上的正确性吗?!


那么,她究竟是怎样一种哲学?这个答案基本可以确定:她是行思于物的本体论哲学!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4-15.22:15:02            
--------------------------------------------------------------------------------

浅谈观念方式


我理解,“观念”的包容性要比思维、意识、认知更大。后三者均是与人类个体相对应的。而观念是一种成型在这三者之后、包涵着人类认知活动的某种共性,并与人的社会一般行为相协调的东西。当人们面对有多重因素参与其中的复杂现象、事物乃至世界,常常需要在某种认知模态(运行模态)上对它们做出整体性的把握。这时,就把人们对于对象事物在该种认知模态的运行方式上的总体看法称为人的观念方式。


再者,观念方式往往受到技术发展、历史条件、文化背景、国际环境等多重因素的影响,而这些因素倘用人的(个体的)思维、意识、认知来包容,只能有一种结果——那就是重新归缩成带有个人认知色彩的尤物,既便能以某种抽象的概念模式获得的宏观上的完美把握,也会受到人们相互沟通时在语义方面的巨大障碍,从而造成人们理解上的不确定性与艰难。


若把观念方式同作为类属文化单元(民族国家)意义上的哲思主体结合起来,并在他们/它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参与市场文化运作的社会生命中承载人类之思,那么这个哲思主体的“认知”,就在上述活动中具有了行思于物的整体变换性质。


当着人类的哲思,以这样一些物在主体及其变换自然的协同活动作为他们共同的“认知原点”,由此展开的行思于物的活动(及其知域构成),便具备了新的哲学展态。当人类从这种承载自己社会生命的历史展态中(即通过他们/它们互为对象的市场文化运作),发现了彼此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的类属价值,发掘出媾和在彼此之间新的历史文化——类文化,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就真的来临了!


显然,这种观念方式较之前三种说来,它们的最大不同,就是‘思’的主体不同,思的载体不同,思者与对象世界之间的关系也不同。


前三种观念方式,虽因认知原点的选取各有不同,但构成它们观念方式的‘思’之主体都是人类个体。虽然每种观念方式分别受到各自认知原点及其知域构成的整合,这种整合却始终完成在人的相对独立的自我意识之中。因此,无论这三种观念方式当中的那一种,它们始终采取着主客体物我分离的辨证同一状态,始终把不同观念方式整合到每个生命个体与周遭世界的具体结合关系之中。


因此,以往人类观念方式的困惑是:思者只能在构成他们个体知域构成的范围内,协同人与周遭世界知性同一的辨证关系,超出思者的主体知性状况,其‘思’无法支配其‘行’。而这个意义上的自我意识-我心文化,永远是孤独的、困惑的,即使借着思的伟力发现了终极事物之妙,他们对这个世界也终归是无助的。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04-25.11:15:29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4-20.09:58:04            
--------------------------------------------------------------------------------

观念方式的改变对‘哲思’方式的影响


1、人类观念方式的改变,是以民族国家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作为其‘认知’原点的。而人类意识在这个原点上的合理性发挥,必须以世界社会(国际社会)对于所有民族国家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之法定地位的社会确认为前提。


尽管,人类社会距此要求还有相当距离,但这一事实植根于人类自然历史的客观性,必然在各个国家文化精神和生命意志的内在驱动下,发生出与之适合的(世界社会共识的)基本价值理念。而人类社会对这一发展方向和基本理念的确认,又必定对传统观念方式构成重大影响。乃至国际政治、经济秩序的真正改善,均有赖于不同国家把自身直观为一个族类存在的这种观念方式的根本确立。


2、无疑,民族国家在世界社会视野下,既是把自身历史命运结构在人类变换自然活动之中的类属文化单元,又是在人类历史发展的经线上相对独立的拥有自己文化精神的社会发展连续统。他们/它们的文化-意识,完全是在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中,通过他们行思于物的知域构成和他们生命意志媾和其中的社会生命状况来直观显现的。


因此,这种‘观念方式’,必然打上他们国家知域构成的历史印记,必然凸显他们(族群)生命文化的整体深刻性。同时,在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中,所有国家,又必然在变换自然的整体协同关系中互相渗透、彼此融合,日益生动地凸显出不同类属文化单元之间相互类属的‘人类文化’展性。因此,必将在更大的文化视域内,极大地拓展人类的认知视野与生存空间。


这种情况下,人类面对具体事物的全部活动,完全整合到人类变换自然的(完整的有机的)世界社会的链条之中,必定表现为人类地看待事物的内在合理性。这就避免了目前那种:我们实践——因而事物地(局部地)对待事物的矛盾与狭义。就要求所有民族国家,在投身全球经济生活、把自身作为天然类属文化单元的基础上,竖立一种彼此互为载体、互为对象的——共同变换自然的全新发展观。


3、这时,生活在类属文化单元(国度)中的人类个体,他们的沉浸在类我合一之境的自我意识——不再以思维与存在关系的思辨方式来展现,而是通过他们生命族群(及其国民个体)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直观给他们知域的类属价值和(社会)生命意境直接呈显的。


因此,个人与其同类的“类-我”合一之境(个与类的关系),总是辨证地诠释在他们民族国家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现实状况之中。这个事实告诉我们:人类变换自然的意义主体不再是人类个体,而是有着自己文化精神、投身市场文化运作的民族国家-生命族群。


这时,人的自我之思(抽象之思)渐渐淡去,人的类-我之‘思’(人的类-我之心)怦然起搏。。。。。。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04-20.09:59:57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辄馨


长 老 级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4-20.20:30:14            
--------------------------------------------------------------------------------

学问也可以随和一些,哲学也是向他人推销自己的思想,孔子当年还周游列国上门推销儒道呢。

给leisikao 兄一个建议,思考其实没有那么累,俯瞰大千,遍地都是学问;人生周转,哪里皆有哲学。从中国西部一个边远村镇小店里的一瓶可口可乐我们可以看到全球化。没见过一个日本人,却随波逐流盲目反日的人们那里,我们看到在一个多民族国家内,同样可以利用现代传媒塑造一种一元化的集体意识。

学问很简单,学问也很随和,就是这样。——————————
在理想黯淡前抓住每一缕光芒

--------------------------------------------------------------------------------
总发帖数: 551 | 来源: 上海 | 注册日期: 2003-01-29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4-24.10:27:25            
--------------------------------------------------------------------------------

整体观念方式的历史诉求

人类社会的发展业已进入——人类变换自然的‘整体、宏观’的历史帷幄进程。人类对这一历史进程的把握,需要一种全新的、超越不同族群文化的整体观念方式。



而目前人类关于世界的看法,常常带有不同生命族群的‘我心’文化色彩。他们的历史文化不同,因而构成他们文化心性的知域构成不同,切分世界的价值视角与整合模式不同。故而,在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相互交往中,难免发生彼此间的经济较量、政治抵牾,甚至文化冲突。



如若,不把所有民族国家视为天然的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并在这个基础上,通过他们/它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建立相互类属、彼此偕同的整体发展观————人类的许多极具创意的科学梦想均难以实现。


甚至因为某些科学梦想的实现,在更大的世界社会范围内,给人的极具张力的社会生命以普遍的异化性质——导致人类自身的灾难和泯灭!


因此,我们十分赞同这样的观点:关于人类观念方式的改变,应当从被动的进化转变成主动的突破!


它表现为:人类观念方式对极端个人主义的突破、狭隘民族主义的突破,和对陈旧的传统哲学理念的突破;代之哲思主体的转变、人类不同文化的融合,乃至全人类变换自然——偕同一致的行动。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04-25.11:27:11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4-28.22:16:32            
--------------------------------------------------------------------------------

哲学认知与生命原神

不知诸位仁兄注意没有:我关于哲学的所有的论述,很少用物质、精神、意识、存在这类词语。

我越是期望再现哲学认知从属于人类的生命原神,便越是仰赖人类变换自然的‘自然历史进程’(人类劳动发展的进程);越是重视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知域构成与人类主体知性状况的历史同一,便越是用人的社会生命状况作为人类行思于物的有机载体。

不仅如此,在我的哲学视域内,人类个体永远是文化族群中的“群中之个”、类属文化单元中的“类中之个”————这样,人们思的方式(行思于物的方式)就摆脱了思维与存在关系的纠缠。

因此,当人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便在事实上投身于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进程,亦在人的主体知性状况与他们(变换自然活动所展开的)知域构成的现实同一中,以他们社会生命和谐于自然的状况——知域着、展现着,发展着、流变着!

如此看来“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无疑代表一种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物在运行方式。它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概念词组。其间——业已包含了人与自然的“类-我合一”的全部内涵和要义。

无疑,这种叙述哲学的方式,直接就叙述了人类社会发展本身!人类社会的发展及其自然历史进程,直接就是构成我们哲学认知的生命原神。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5-01.22:46:40            
--------------------------------------------------------------------------------

‘哲思’主体之改变

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要将人们熟知的哲学定义重新改变呢?回答说,这是由哲学关注世界的使命及其功能所决定的。



哲学的功能就在于:她总能在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层面上,寻找到人类变换自然的主体性关系,以便形成控制这一历史进程的知域构成与切分(认知)原点。而这个意义上的哲学,才能为我们提供观照世界的方式和视野,为我们生存其中的世界构建彼此通约、相互融合的价值(理论)整合模式。



那么,人类变换自然的主体性关系是否改变了?人类控制这一历史进程的知域构成和认知原点是否与从前有所不同?我们来看:



随着人类变换自然活动对自然和社会的全面拓展及其对人类自身的社会改造,人类的知域构成亦随着对象方面的拓展和主体性的社会改造,从自我意识的本我提升至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类-我。哲学从她关注人类精神和命运的智慧之学,提升为关注人类共同生产生活及其与生存环境乃至宇宙演化系统之间,具有协同机理的整体流变之说、动态发展之学。



无疑,在这种哲学展态中,哲学的发展,不再限于个体自我意识引导的能动之思,而是超乎其上,成为一种有人的存在关系和社会生命(即现实类生活)媾和其中的类我合一之思,是对人的‘类属价值和生命意义’的完整之思。




这里的类-我,就是我所强调的作为类属文化单元的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就是以其独特文化精神投身全球经济生活、把持自己历史命运的民族国家。实际上,这也就是有我思寄存其中的‘类我合一’的物在之思,一种动态发展、历史流变的物-我之思。



至此,我们将会发现:‘思’的认知原点(‘思’之主体)改变了,‘思’的运行方式及其展态也与从前竭然相同。



从前的落实在生命个体这个认知原点上的自我意识之思,是在类我分离的矛盾关系中辨证展开的能动之思、应变之思,是隶属不同知识范式(科学结构)和我心文化的取向之思。明显带有个人智慧与机巧的现实选择性。以致关于哲学的定义也各自不同!



而那个有我思寄存其中的思之载体,那个作为类属文化单元投身全球经济的(承载人的社会生命和全部价值的)物化载体——民族国家,既包含了我的人之为人的固有文化心性,又包含了类-我合一(心-物涵合)的知域构成。因此,当我们从人类变换自然的这个认知原点出发,就把‘思’之主体由生命个体切换到人类变换自然的物在本体之上。人类的‘哲思’亦便在不同类属文化单元之间(所有民族国家之间)的生产生活和市场文化运作中,获得了类我合一、心物涵合的全新展态!



当然,这时的哲学定义就不再向从前那样:依照哲学家的自我意识的那个独特的认知视角而定。而是按照人类变换自然的主体性关系,及其切分自然的涵合人类全部生命意义与价值的那个认知原点而定。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5-05.12:54:31            
--------------------------------------------------------------------------------

哲思主体的共同使命


生活哲学的哲思主体是投身生产生活的人类个体。它解决与个人生存境遇相关的社会、家庭、行为、角色、价值、需求、观念、信仰、社会道德等等一系列问题。


企业哲学的哲思主体是企业实体。它解决与企业的市场定位、质量(与)品牌、营销(与)策划、企业文化、(对各类)资源调配、产品开发、市场运作等相关的自组织机制和协同发展问题。大型企业还要把自身发展置身于以下因素之中,去做统筹考虑:产品结构变化、产业结构调整、国际生产要素的流动,以及经济安全、投资环境、资金运作、国际经济秩序及其政治背景,甚至文化人类学对市场拓展构成的直接或间接影响等等。


文化哲学的哲思主体,可以是个人、企业和国家。它的特点是‘思’之主体,总是把——对他们/它们生存方式构成重大影响的历史文化、(一般)价值理念、生活方式、社会习俗、文化心性做为其发生心理学机制的哲思背景,并自觉地运用这种文化发生学背景,去解决哲思主体所面临的各类问题。


人类哲学的‘哲思’主体比较特殊,她是所有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载体-文化主体,是历史上相对独立的作为一个发展连续统的民族国家,亦是实践地、理论地把自身以类属的类属文化单元。民族国家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深度、参与市场文化运作的水平,直接决定着世界社会的发展;市场载体-文化主体协同一道变换自然的活动,直接彰显着人类个体自由自觉的社会生命状况;经由所有类属文化单元直观的人类生存状况,直接揭示着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结构、层次及其内在合理性。


足见,哲思主体不同,他们/它们的认知原点、观念方式、文化视角、任务使命及其哲学展态也会各自不同。


但是,无论彼此有多大的差异与不同,他们/它们(这些彼此各异的哲思主体)皆是人和周围世界具体结合关系的产物,是历史演进、社会进化、全球市场分化组合的结果。因而,都是(人类变换自然活动中)某个结构层次、变换环节上的主体知性单元。


人类社会的和谐发展,正是凭籍(人与自然之间处在不同结合关系层面、不同结构层次和各类转换环节上的)所有主体知性单元的哲思使命共同完成的!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5-10.19:18:30            
--------------------------------------------------------------------------------

认知原点与实间序列


认知原点的不同,它所展示给人们的意义世界也就不同,甚至由这些认知原点所分割的时间序列也不同!这就构成了人类从不同的时间序列看待同一世界的各种矛盾。


尽管许多国家不同程度地参与了全球经济生活,但构成他们观念方式的时间序列未必纳入全球化进程。因为,从根本上说,一个国家观念方式的时间序列,是由他们产业结构的性质,和该种产业结构结合到国际分工体系的性质决定的。


换句话说,一个国家的时间序列,完全有可能交错在传统、现代和后现代之间。一国之内时间序列的复杂性,反映了他们生命族群在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上的不平衡状况,反映了他们物化为一个有机整体时(物在主体时),与构成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化因素发生协变的自主性模态。所以,某一国家的观念方式,不是把这些时间序列取平均,而是他们作为一个有机整体时(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物在主体时),对于周边环境和市场因素的变化做出准确判断和行为协同的能力。


如此,若从时间序列的角度看待全球经济生活——看待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这个有机整体,它就会形成一幅完整的由不同民族国家的时间序列及其观念方式交织一起的时间结构模式和人类文化图景。


行思于物的哲学,就是建立在这个宏大背景上的哲学。


从认识层面说,无论是国家社会发展的时间序列,或是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整体时间序列,它们都是在人类认知原点所处的不同层次、结构和空间中分别展开的。换言之,人类变换自然的物在方式不同,他们由以确定的认知原点和所由展开的时间及其序列状态也就不同。


这种不同,反映了人类变换自然的深度、广度及其结构。它标志着人类社会发展的结构在我们生存其上的星球和宇宙之中的(历史)地位与作用。如果不对这种地位和作用有一种正确的认识和科学的发挥,由此引起的负效应将是毁灭性的!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5-16.18:05:36            
--------------------------------------------------------------------------------

寻求人类社会的和谐与发展

寻求人类社会的和谐与发展,是当下哲学的历史使命。它的最佳途径,就是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成熟性,恰当选择一个新的有人的主体性关系媾和其中、张扬其上的认知原点。

不可否认,改变认知原点的确是个捷径。但是,它同时也受到历史文化背景等更为复杂的因素所制约。故此,还需要更深层次的理论探索。

譬如, 在世界社会范围内,倘若确立了所有民族国家作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的社会公约性和历史公约性,民族国家之间的相互交往与平等对话,就具有了最大范围的法定性和社会公允性;就从存在层面和结构功能上,确立了有人的社会生命媾和其中的人伦价值和历史文化准则。它不仅构成了(有人的存在关系媾和其中的)新的认知原点,还为人类变换自然的整体活动确立了(内化于人类自主意识进程的)科学发展观。

再如,企业从前是经济的细胞,今天则是投身市场经济运作的重要角色。企业要讲诚信,必须回归伦理本位!这时的企业,就不只是经济细胞,还通过它们创新的(承载人类生命文化的)各类型产品,和它们在类属文化单元之间(民族国家之间)对人类生存环境的精心打造(市场文化运作),成为为自己(民族国家)及其同类创造类属价值的社会生产者和实践探索者。

第三,随着人类认知原点的改变,原有的文化形态也将随之改变。当个体认知复合在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的民族国家之上,这种认知就不只带有他们民族文化的体认文化色彩(它揭示人类生命个体结合于在这一类属单元中的个体社会特质,展示他们的产品形态和社会生成物),还将附着在这一类属文化单元的整体功能之上,将个体认知拓展成为人类变换自然的运作文化、类属文化(它将揭示出不同民族国家互为对象、携手变换自然的固有生命文化特质,彰显类属单元之间相互类属的社会一般价值及其和谐于自然的社会生命状态)。

因此,当着民族国家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的法定地位确定之后,企业就成为打造这种运作文化、创造类属价值的‘思想者’和开路先锋。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5-21.22:00:16            
--------------------------------------------------------------------------------

自我意识之思与类-我之思


关于类-我之思可以做如下设定:


当个体认知复合在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的民族国家之上(即认知原点发生改变),这种认知就不只带有他们民族文化的体认文化色彩,还将附着在类属文化单元的整体功能之上,继而将个体认知拓展成为把自身以类属的带有市场文化运作性质的类-我之思。


从前,落实在生命个体这个认知原点上的自我意识之思,是在类-我分离的矛盾关系中辨证展开的能动之思、应变之思,是隶属不同知识范式(科学结构)和我心文化的取向之思。明显带有个人智慧与机巧的现实选择性,和不确定性。


而类-我之思则竭然不同。首先,它的认知原点的构成不是人为选择的,而是在人类发展的历史经线上自然延伸的(产物)。只要民族国家自觉的参与全球经济生活,他们/它们便作为天然的市场载体-文化主体投身于市场文化运作,自我便通过这个变换自然的社会感观,以他们社会生命媾和其中的具体状况运行着人的类-我之思。


其次,认知原点的提出带动了哲思主体、观念方式、哲学展态、哲学使命及其社会功能的同时改变。这种社会改变的同时性,不仅有着深刻的时代背景,也因应了人类社会现实发展与未来走向之需要。


再者,这种行思于物的类-我之思,它的最大特点就是:在人类变换自然的类属价值范畴,给出了合乎自然发展和人类生命理性的物在发展模态,又在这个模态中给人类生命个体(自我意识者)预留了广阔的生存发展空间。


从前人们的思,只是以概念为载体体,思的内涵只具有特定概念构造上的抽象维度。而这时的概念——却以承载他们社会生命状况的具体展态为载体。因此我们说,这时人们的思,是建立在不断发生着新的概念而又推进各种概念流变的那个物在的(承载人类社会生命的)现实基础之上。思的内涵和构造,直接是由他们社会生命内在合理状况来呈现的。因而,它是一种把个人的社会生命放在把自身以类属的“思之”状态之中,是从中感受自己社会生命状况的平衡之思、类属之思、美感之思、流变之思。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5-25.22:46:40            
--------------------------------------------------------------------------------

两种基本视野 两类不同文化


两种基本视野 两类不同文化


人们看待世界、审度事物无非有两种基本视野: 一是,我们实践因而事物地看待事物。二是,我们实践因而人类地看待事物。


前种认知视野,总是把世界上的事物、事件整合到个人心知所感、亲历身行的知域世界里,总是在人们体认到的经验意识、文化背景和既有认知习惯中来寻求对象事物的内在合理性。说到底,它是建立在‘思’之个体的自我意识基础之上。因此,它既受到个体认知取向、行为整合、审美情趣、心理认同、文化格调等带有浓厚人格色彩因素的顽强制约,还具有着与其生命活动全面交融的那一特定族群文化色彩的体认倾向与辨证特质。


以至,生产与生活、事物和世界,完全成为他们践性自己思想、构建个人生命活动的社会同构体 。 以至,我们不得不把人类以这种方式开创的全部人类文明的一切称之为体认文化。


与前者不同,后一种认知视野,注重在人类变换自然的完整视域内,把对象事物结构在演绎我们族类共同命运的有机整体之中。当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把人类和自然的有序交流——以资源配置的物在方式交付给全球市场;当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把人和人的有序交流——以他们/它们作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的方式交付给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所有民族国家;当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把个人同他们族类存在的有序交流——以他们/它们把自身以类属的市场文化运作方式交付给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类属文化单元。


这时,也只有这时,一种新的、物在的、从人类变换自然的整体上把握人类共同命运的文化形态——运作文化——便从以往的体认文化中诞生出来!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5-29.17:55:21            
--------------------------------------------------------------------------------

有‘我’之思及其存在说出式


任何之思,都是有‘我’之思。但是思的方式不同,‘我’的涵义就有所改变了。


从思的关系上看,行思于物的思,是在确定了新的认知原点之后,按照‘物-我合一’方式(经由民族国家的市场文化运作)运行的思。


从思的过程来看,“思的内涵和构造,直接是由他们社会生命内在合理状况来呈现的”。


从思的结果来看,‘我’的生命和价值不可避免地同我们同类的社会生命和价值有机地媾和一起。因此,这种意义上的‘思’,在本质上是物-我合一之思,亦是我和同类之间相互类属的‘思’,故此,又把它称之为人的类-我之思。


足见,离开了行思的主体——‘我’,就不称其为思。


离开了行思于物的物在现实——即切分自然(变换自然)的自主性单元或社会载体,就会造成思的无序和混乱。


而离开了规定着我们不得不思的那个世界——类属于我的(类属于人的)对象世界,我的和我们同类的生产生活、生命价值和意义便因此与思无缘了!


显然,这里的思者(自我意识之思与人的类-我之思)都是存在者。但在性质上却是竭然不同的存在者。作为思中之‘我’,两者有着各自不同的存在说出式。


自我意识之思是结构在生产生活(生命存在)层面上的存在者,他的认知心理学基本上是平面的,是人脑打开在现实社会的知域构成。所以,‘我’的存在说出式,是思维、意识和认知,它具有与生俱来的有言属性。


人的类-我之思是结构在存在层面上的存在者,它的认知心理学是在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活动中纵向延伸的,它书写着人类打开在世界和宇宙的全部历史画卷。所以,“我’的存在说出式,直接就是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历史、知识、真理和人类社会进程本身,它具有与存在共进的无言性。


未来哲学的使命,就是如何解决好这两类存在者谐调一致的关系问题,是在彼此相互同一的历史进程中,把两种“我”的说出式及其发掘的不同价值(即人的生命价值和他们的类属价值)最大限度的整合起来。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10-08.10:02:34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6-01.20:37:25            
--------------------------------------------------------------------------------

哲学功能的重组 体系构造上的改变


一旦确立了类-我合一(物-我’涵合)的认知范畴,原来那种以自我意识为(认知)原点的哲学体系,就要在新的认知原点上发生功能上的重组,和体系构造方面的改变。


1、从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进程来看,任何民族国家都是相对独立、具有自己文化心性的社会发展连续统。每个国家的发展都提供一条人类文化心性的历史线索,都以其丰富的文化内涵成为绵延人类意识不可或缺的一条文化心脉。


2、从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世界现实来看,任何民族国家都不可避免地以其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的双重资格,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继而媾和成为互为对象、不可分割的世界社会。世界社会的构造与发展,正是在这个新的历史同一体中酝酿和发生的。


3、从人类变换自然的那个最有效、最科学的认知原点来看,每个民族国家都是延展人类社会生命的价值媾和体,都以其内在的、变换自然的人化魅力相互吸附,互相类属。


以至任何民族国家都在他们/它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中,以其把自身以类属的价值方式,成为在存在层面和功能构造上推进世界社会发展的类属文化单元。


以至每个类属文化单元都成为人之为人的一个流变发展的生命对象物,成为诠释他们生产生活意义、社会生命价值和生命活动体验的社会感官。


以至所有类属文化单元统统在心-物涵合的那种历史构造关系上成为具有特定社会整合功能的认知载体,因而在不同民族国家实践地、理论地把自身以类属的同时,人的类-我’之心(之思)便以其恒定的节律、固有的心跳,通过彼此间的类属与共思——强劲地脉动起搏了!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6-04.17:50:50            
--------------------------------------------------------------------------------

从自我意识的不确定性到‘类-我合一性’


从前,落实在生命个体这个认知原点上的自我意识之思,是在类-我分离的矛盾关系中辨证展开的能动之思、应变之思,也是隶属生命个体、隶属特定社会的我心文化(实践文化)和隶属不同知识范式(科学结构)的取向之思。它明显带有个人智慧与机巧的现实选择性和社会不确定性。


这种不确定性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人类个体最初在变换自然活动中的生命独立性和社会自主性,亦在于他们切分自然、满足自身内在需求的社会有效性。


换言之,这种不确定性的社会本因,就是人类自然历史的不成熟性。


当人类个体在原始群落逐渐发现个人力量、观察、技巧、语言——作用自然、回馈在群落的彼此差异时,生命个体便在类-我分离的个体矛盾关系水平上带有了个人智慧与机巧的现实选择性和社会不确定性。


当人类个体在人类社会的不同时代和社会制度上发现自身隶属特定社会的实践文化(我心文化),和这些实践文化作用自然、回馈在社会的彼此差异时,人类个体便在类-我分离的这种社会差异和制度运作水平上带有了个人智慧与机巧的现实选择性和社会不确定性。


当人类个体在隶属于人的对象世界中发现不同的(不同的科学范式、知识类型、产业结构)市场化运作和知识管理,作用自然、回馈在各个民族国家的彼此差异时,人类个体便在类-我分离的市场运作方式和发展运作的水平上带有了个人智慧与机巧的现实选择性和社会不确定性。


当人类个体在市场化、信息化和全球化的世界现实中作为一个族类存在时,人类个体便在提供他们社会生命空间和类属文化价值的那个类属文化单元中(民族国家中),以他们/它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方式,呈现出人类个体与它们同类之间的社会确定性和类-我合一性!



显然,在类-我分离的上述历史链条上,人类个体的现实选择性和社会不确定性,都是在彼此可鉴的社会等一关系的物质变换水平上(参见以上各段斜体加黑部分)现实发生的。


这个事实告诉我们,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处在怎样的社会等一关系的物质变换水平上,人类个体的现实选择性和社会不确定性,便获得怎样的自由维度和发展空间。


而当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一旦处在同类等一的类属文化单元之中,人类个体的社会生命及其活动,便在某种社会确定性的类-我合一境地中,获得一种行思于物的社会生命价值和类属文化展性。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6-18.10:47:26            
--------------------------------------------------------------------------------

类-我之思的特殊使命


其实,关于认知原点的概说,是为着人类观念方式变革所做的逻辑性铺垫。它始源于这样一种基本想法:当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受到他们自身观念方式的文化束缚和思维局限,是否需要建立一种超越自我意识、超越不同历史文化的人类共思模态?如果需要,那么进行这种共思的主体应当是谁?是单个思维主体“自我”吗?是历史上作为一个发展连续统、具有自己文化精神的民族国家吗?


显然都不是!因为,在构成他们/它们生命意识的文化内涵和价值理念中,不足以包容超越自身狭义性的存在结构与精神机制。因而,不足以在人类变换自然的本体论框架下,解决人类理性之间的各种悖论,不足以消解人类不同宗教、文化及哲学之间的冲突与隔阂,不足以胜任人类欲意和谐自然、宇宙乃至人类生命本身的社会发展使命。


因此,就要求站在当下历史的高度,在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经线上,构建本体论意义上的新的‘哲思’主体。亦即作为市场载体-文化主体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类属文化单元(民族国家),又称行思于物(行思于类)的物在主体。


显然,对这类‘哲思’主体的逻辑预设,是基于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内在矛盾日益威胁到整个人类历史命运本身——这个紧要前提下方才提出。这里的哲思主体,显然是作为市场载体和文化主体的所有民族国家,是实践地理论地把自身以类属的类属文化单元;这个意义上的‘哲思’,显然是人类在变换自然的这个物在层面上(本体论层面上),通过他们/它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的市场文化运作共同展开的类-我合一之思。


但是必须强调,本人无意用这种‘哲思’取代从前那种以自我意识为原点的其他观念方式的各种哲学与哲思,那样的话,就可能窒息了人类全部生命活力本身!为此,我曾这样写到:


“哲思主体不同,他们/它们的认知原点、观念方式、文化视角、任务使命及其哲学展态也会各自不同。


但是,无论彼此有多大的差异与不同,他们/它们(这些彼此各异的哲思主体)皆是人和周围世界具体结合关系的产物,是历史演进、社会进化、全球市场分化组合的结果。因而,都是(人类变换自然活动中)某个结构层次、变换环节上的主体知性单元。


人类社会的和谐发展,正是凭籍(人与自然之间处在不同结合关系层面、不同结构层次和各类转换环节上的)所有主体知性单元的哲思使命共同来完成的!”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06-18.10:50:21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作者 主题: [原创]人类观念方式的变革与哲思主体的改变 ( 页: 1 2 )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7-10.16:13:37            
--------------------------------------------------------------------------------

认知原点为何要确立在人类变换自然的本体框架之下?


我曾有过这样的说法: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人类劳动)是探求全部奥秘的科学魔方。


在这个魔方中,惟具有劳动特质的生命族群——人——才是打开这个魔方的密码和锁钥。


人——具有劳动特质的生命族群——何以具有如此之造化?因为人是宇宙发展、生命进化的精灵,是以其变换自然的物在方式、生命样态传达自然规律、昭示宇宙奥秘的尤物!


抑或说,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一开始就通过这个星球上具有劳动特质的生命族群——把生命个体(人)、宇宙和这二者的关系媾和一起。与此同时,它也成为人类哲学最为关注的对象。


人类个体在变换自然的活动中,从对象方面(自然-宇宙、生产-生活、族类-社会)被赋予怎样的凸显其社会生命张力的劳动特质,哲学便在怎样的自然科学背景下探索宇宙奥秘,人的意识便在怎样生产生活的运行方式中推演人类个体更具社会生命张力的社会发展历程。


因此,在我这里,人、宇宙及其二者关系,业已媾和在人类变换自然的社会生命活动之中,业已成为隐秘在我们生命活动之中、时时支配我们现实命运的一个有机变量!
[B]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7-29.12:44:58            
--------------------------------------------------------------------------------

认知原点的选择与时间序列的规定


在人类历史上,任何独立的作为一个社会发展连续统的民族国家,都拥有维系他们生产生活社会连续性的生产方式、产业结构,和依托于此的观念方式与社会文化。这一切的重要性(物在性),不仅成为他们在时间和空间上获得生存意义和生命张力的诠释性符号,甚至成为不同国度之间文化比较、文化抵牾和文化认同过程中一个不可或缺的认知原点。


勿庸置疑,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不同,他们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认知原点不同,从这些认知原点出发所展开的意义世界也就不同。以致,在这个原点自身所构造的空间展性中,业已包含了分属在他们社会成员个体之上的意义模态,这种意义模态的社会整体性、有机性,刚好保持在凸现人们固有社会生命张力的时间序列之中。


显然,一个国家的整体观念方式,通常是由他们的历史文化和他们社会正在包含的意义变化所决定的。但从根本上说,一个国家观念方式的时间序列,却是由他们产业结构的性质,和该种产业结构结合到国际分工体系的性质决定的。足见,当世界各国的历史文化成为确证他者生存意义的一个直接参照,当他们彼此各异的生产生活方式日益成为人们相互比照的鲜活对象,当他们各自的社会生命状态相互成为彼此判明自己生命意义的一种文化诠释,一种组合在各自发展连续统中的意义整体及其时间序列,便在他们社会成员分属的社会角色中——通过这种比照——有机地分离出来。


所以,时间序列的说法,虽然着眼于拥有不同历史文化的民族国家之间,但这种时间序列的构成(某个国家的观念方式的时间序列),却是在宏大的世界社会背景下,通过各自国家投身全球经济生活的市场文化运作——规范在人类个体之上的意义模态,和由此显化的对各自社会生命张力的同类比较中,方才生动地凸现出来。


确切地说,惟世界各国在历史文化和社会构造上的相互差异,方才在他们变换自然的结构功能和所承载的人的社会张力中,相对各自社会成员显化出他们社会生命意义的时间序列。因此,时间序列的说法,不仅可以说明不同国度在观念方式上的彼此不同,还可以说明不同国度所承载的人的社会生命状态及其在变换自然的时空展性上的巨大差异。


有一点必须申明,世界各国之间,制约在国际分工体系之下的生产方式的不同,和产业构造上的巨大差异,特别是相当一些国家对传统生活方式和传统文化的社会眷恋,造成了彼此迥异的社会生命状态,形成了各自国度在生命意义和文化价值上的强烈反差。于是,相互参照的国度之间,人们试图跳出栓系他们社会命运的文化圈层,以为仿造他国的优秀文化,就能摆脱这种历史厄运!殊不知,任何社会的发展都不可能脱离他们各自的历史基础——构建什么跃然其上的人性文化。这是由构成他们历史文化和社会生命状态的基本要素(生产方式、产业结构和依托于此的观念方式与社会文化),和由此规范的那一社会的时间序列所决定。


换言之,欲改变个人遭际的不良命运,必须植根于他们族群生命文化的历史基础,从而改造规范他们发展连续统的时间序列。确切地说,以推进构成世界社会发展的现实因素(具有类属价值的各类事物)为依托,弘扬本民族优秀的传统文化,根据历史通约于现实、引申至未来的逻辑走向,改变他们社会的生产方式、产业结构和依托于此的观念方式与社会文化!


这样,历史通过现实,就不会构成对传统文化的简单重复;现实发展也始终确立在与历史衔接、和未来通约的历史再造的过程之中。


在全球背景下的时间序列中,每一个国家都有其历史独处的合理性,每个国家的历史文化都将成为确证他者生存意义的一个直接参照,他们/它们彼此各异的生产生活(方式)日益成为人们相互比照的鲜活对象,他们/它们的社会生命状态相互成为彼此判明自己生命意义的一种文化诠释。


人类社会的发展,正是在这种互为对象、不可更改的物在现实中重新续写历史的!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10-07.16:23:18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8-22.15:56:26            
--------------------------------------------------------------------------------

置后的意识形态————浅议失去落脚点的各种‘主义’!



知原先生在论述术社会主义第二阶段时,接连谈到三个主义,仿佛现实世界的发展总是沿着‘主义’的线索历史地引申下去。它使我想起为追求人类美好信仰、为民族国家的崛起独立、为缔造不同文化相融共生的当下世界——曾经发挥巨大社会作用的意识形态。同时令我怀疑,这种意识形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是否能够一路走好?



以往,我们谈论意识形态、价值体系,总是在抽象的带有政治、经济和哲学意味的概念系统中来回兜圈子。以致当资本主义、社会主义经历了冷战和后冷战——有了长足的发展进步——之后,人们依然固守旧有的观念方式,把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作为不可两立的界限,继而根据各自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在世界社会的领域内确立他们的意识形态,培植他们的价值体系。



我把这种置人类历史新的发展现实于不顾,依旧按照以往的观念方式看待世界、处理事物的做法,视为一种用意识形态操纵世界的霸权做法。它同构成当代人类生产生活全部意义的世界现实是如此的如此格格不入,属于一种没落的、被活生生的历史现实无情超越的意识形态。



西方大国的冷战思维和美国的新干涉主义,以及周边国家面对中国的崛起引起的恐慌和中国威胁论,甚或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的种种企图,皆源出于此。



说到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人们不禁要问:在市场化、信息化、全球化历史条件下,“民主与政治、道德与法律、传统与现代、科学与技术、(东方与西方)、市场与文化、信息和网络、生产与生活、社会和组织、知识与经济、发展与运作、现实与未来。。。。”————这些究竟算不算是人类超越以往观念方式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回答是肯定的。但它决不是基于某种立场、观点、方法和悟道于某种主义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



细细品味————它们几乎涵盖了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所有方面和领域,不仅是所有民族国家从历史走向未来的必经发展之路,更是人类变换自然活动中最有效的社会控导手段。勿庸置疑,发展中国家十分渴求这种社会控导手段,而西方大国对于这种寄存在当代人类文明的意识形态与价值体系也十分不反感,但他们不希望所有民族国家掌控这种手段,更不希望这些国家在自己发展历史和生命文化基础之上掌控这种手段。



显然,人们并未意识到——这种寄存在当代人类文明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恰恰是联结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族类)、人和自然具体结合关系的社会生命纽带。人类具有社会生命潜质的发展道路,决不是什么主义的灵性指引,而恰恰是所有民族国家——在自己历史文化基础上,把这类词语(“民主与政治、道德与法律、传统与现代、科学与技术、(东方与西方)、市场与文化、信息和网络、生产与生活、社会和组织、知识与经济、发展与运作、现实与未来”) 化作承载他们社会生命的有力支撑!



一旦所有民族国家在自己发展历史和生命文化基础上,学会了人类变换自然的这种社会控制艺术和手段,他们的单边主义、世界霸权不就难以为继了吗?!



通常所说的‘主义’,往往被冠之以其他更为动听的别名——智慧之学、理性之光。据说,它是与人的主观能动性和人的社会实践保持着最为紧密的联系。



但必须指出:这是一种在人的生存状态和人的认知理性上同周遭世界保持的既对立又统一的抽象联系,是把人和人的对象世界(本为一体的世界)划分成我和他物乃至同类相区隔甚至相分裂的‘个-类’不同、‘类-我’相疏的联系。



它与世界的沟通,凭借的是身之所感、心之所欲、行之所为、智之所求,期间少不得语言构架、逻辑载体。似乎人的最大伟能,只有透过他们的心身-语言-逻辑构造——而向周遭世界放射的理性之光。



今天的世界,业已是伴随人类的理性之光,从人和人、人和社会、人与自然矛盾统一的历史中构建起来的(须臾不可分离的)整体世界;是在人的理性之光照耀下,被人类发展的历史丰富、完善的属人世界;更是有人的存在关系媾和其中、有人的社会生命延展其上的为我客观化的人化世界。




因此,要把握人类社会走向未来的发展道路,就要充分了解媾和在这个世界中‘人的存在关系是怎样的’,就要在这个世界为我客观化的属人性质上,寻求归属于我、和谐于类的社会转化途径,就要努力拓展人类驾驭这个世界的社会主体性及其社会生命维度。




而要做到这一点,单凭人的智慧之学、理性之光就显得远远不够了!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10-09.09:46:23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08-27.14:59:16            
--------------------------------------------------------------------------------

对以往意识形态无情超越的意识是人的社会生命意识!


传统的意识形态是以‘我思’作为认知原点,而以‘人的对象世界’作为认知对象来产生的。在认知者看来,思者和对象世界之间具有的一致性,理应保持在主体对客体的规律性认识之中。除此,再不会有真理降临我们世界的其他途径。


但人们却忘记有益的格言:问渠哪得清如许,谓有源头活水来!理论是枯燥的,生活之树常青。


当今世界,人类生产生活的源头活水,很少顾忌那些自以为是的思者及其认知是否符合规律性,更不会把媾和在人类生产生活中的社会生命张力和社会变革实践,框定在什么抽象的主义当中。无论思者如何为理性而战,如何为捍卫抽象的真理、价值、主义奔走呼号,他们认知的活力却总是置后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总是置身在人类社会这本业已打开了的历史书卷。


他们不愿意承认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生产生活,是全部意识形态藉以确立的坚实基础,是媾和各种文化价值的鲜活载体,亦是他们体味自己社会生命状况、评价人文指数与生命质量的社会感官。


因此,在他们眼里:“民主与政治、道德与法律、传统与现代、科学与技术、(东方与西方)、市场与文化、信息和网络、生产与生活、社会和组织、知识与经济、发展与运作、现实与未来。。。。”————这些统统成为树立某种信念的佐证,成为论证某种主义之正确性的说词。


殊不知,它们正是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赐予我们的社会生命,完善给我们的知域构成,更是变换自然活动的主体——亦即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所有民族国家——自身具有的社会感官!


如果说,以人类个体作为认知原点,确定了以某种主义为代表的意识形态和价值体系,那么在彰显人的社会生命全部价值的现实世界中,投身全球经济生活和市场文化运作的所有民族国家(抑或作为一个族类存在的所有类属文化单元),就成为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天然主体————以至,民主与政治、道德与法律、传统与现代、科学与技术、(东方与西方)、市场与文化、信息和网络、生产与生活、社会和组织、知识与经济、发展与运作、现实与未来等等,统统成为承载他们社会生命的现实载体、完善他们知域构成的人化元素,和进化人类社会感官的有机构成,亦成为他们投身全球经济生活和市场文化运作的“生命依据”与“物在(认知)基础”。


如此说来,对以往意识形态无情超越的意识,不再是框定在什么主义之中的抽象意识,而是在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环链上,完成了人类认知原点的转换之后(即从实践认知的生命个体向着参与全球经济生活投身市场文化运作的主体<民族国家>来转换),正被他们/它们社会所经历、与他们历史命运息息相关的社会自觉过程,一种把人作为一个族类存在,和把人类的个体意识确证在市场文化运作之中、因而历久常新的社会生命意识!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10-07.16:16:07            
--------------------------------------------------------------------------------

一国文化——形孤影单


曾如人们看到的那样,不同文化体系,“不论为了什么原因都有相对于它们文化价值的文化缺陷。一个生命族群非在他们的文化受到冲击之后是不会认识到他们的文化有缺陷的”。


所以,把任何单一文化体系放在人类变换自然的更大范畴,都不免形单影孤。人类变换自然的历史,就是凭借差异的社会个体、差异的历史文化、差异的社会构造、差异的社会生命样态共同来谱写的;这种在纵向发展上的参差不齐,在横向断面上的文化多样性,为人类变换自然的活动提供了无穷变量。而将这些变量整合一起的协同机制不是别的,正是族类社会中同类等一的民族国家之间互为对象的市场文化运作本身。


换言之,当一个国家遭受到另一个文化体系的冲击和威胁,他们图以自救的反映模式不能是民族主义的、意识形态的和宗教信仰的。而首先考虑的是能否被国际社会所容纳,能否投身全球经济生活,能否确立他们在市场文化运作中的主体性地位。否则,不是走向被边缘化的道路,就是伊拉克今天的下场。


可悲的是无论是咄咄逼人的霸权倡导者,或是备受凌辱的弱势方,依旧无法在新的世界社会中建立起令双方理性一点的游戏规则。依然没有意识到上面三个“能否”对于世界经济秩序建立的重要性。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10-07.16:21:47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辄馨


长 老 级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10-09.16:46:37            
--------------------------------------------------------------------------------

思考应从小处着眼,不然未免大而无当!——————————
在理想黯淡前抓住每一缕光芒

--------------------------------------------------------------------------------
总发帖数: 551 | 来源: 上海 | 注册日期: 2003-01-29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10-11.17:31:04            
--------------------------------------------------------------------------------

在从前哲学被新的历史进程宣布无效之前,你不想从历史(经由现实)走向未来,并从未来规范现实的合理预设中扑捉光芒吗?


于世有补的哲学都很庞大,大未必不当。


大而无当,是说哲思之‘网’张的太开,以致漏洞百出。先生如能指出其中一二,定将深深致谢!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IP: 已记录


leisikao


中级站友
威望:0 操作 发表于 2005-10-13.11:05:40            
--------------------------------------------------------------------------------

续接置后的意识形态


坚持各种‘主义’的人,必然强调意识形态对人们思想的社会统辖。因为某种令人信服的思想主义(学说体系)可以直接或间接地支配、控导人们的行为方式和价值选择,进而对整个社会的发展走向发挥较大影响。因此但凡倡导‘主义’者,大都在宣传教育、价值选择、文化熏陶、生活诱导等方面,注重在认知理性上对个人意识的全面影响。试图通过人们体认经验的真实来固化某种主义,试图在价值观和社会理念的意识层面上操纵世界、驾驭历史。并错误地以为征服了意识个体的认知理性,就征服了整个世界。


殊不知在新的历史条件下,人和周遭世界的联系,已经在人类文明、历史文化的双重积淀下,发生了全面的社会整合与重构。人的认知理性和以往人们体认的那种经验真实,远远不能构成他们对周围世界的正确认知与评价。


取而代之,把人类作为一个有机整体的社会性元素(智力、知识、技术、科学、金融、市场、网络、信息)从中迅速分离出来,它们一旦同某一国度的历史文化、产业结构、生产生活、制度模态结合一起,便构成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新的操作平台。


这个平台上——最能产生整体协变功用(社会功能与效用)的操作主体,不再限于单子式的认知个体,更不是追求抽象民主、自由、人权之个体! 无疑,他们赖以生存发展的社会条件业已发生历史变更。以致,个人的每一种单纯认知理性的成果,都被社会现实的发展步伐宣布无效!


取而代之,那些有不同国度的历史文化、产业结构、生产生活、制度模态媾和其中,有不同民族文化精神延展其上的对象世界,已然成为人类个体直观外部世界的社会感官,已然成为人类变换自然活动的知域构成,同样也成为人的社会生命颇为‘理性’的社会证物。而媾和着人类现行生产生活运行方式的全部对象及事物,则成为他们/它们把自身以类属的共同对象。


在人类的共同对象中,只有人的社会生命通过他们/它们把自身以类属的实践文化无限延展,再不存在社会生命以外的什么对象世界!————这时,也只有这时,人——才在真正意义上成为最最自由的“一个族类存在”。

[ 此消息由 leisikao 在 2005-10-13.11:06:36 编辑过 ]
--------------------------------------------------------------------------------
总发帖数: 33 | 来源: 吉林 | 注册日期: 2004-08-03

『本栏页首』 『关闭窗口』